|收藏本站 |升级商业用户 |入驻非洲黄页 |
非洲国家站点
 找回密码

非洲华人联盟社区

搜索
查看: 27696|回复: 53

[分享经历] [转]我在非洲刚果、坦桑尼亚、南非等国所发生的故事

  [复制链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1:57:05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阅读:贵在真实,感谢原作者精彩奉献这么好的故事与大家共享:

前言:
声明,我不是专业写字的,可能文章(先这么称呼)有些乱。。基本想到哪里就写下来。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和熟悉的朋友的故事。先简单说说我。75年的兔子,大学学的国际贸易,到现在干了10年了,自己也比较喜欢。也算是一种幸福吧?很多的同学都转行了。

毕业后的3年基本是混过去,没什么印象了。99年,跟了个很有魄力的老板,整船整船的进口液体化工,供应省内几个大型企业,兼批发。虽然船不大,2000吨左右,每月2-3个船也很有成就感。经常冬天半夜在码头监督卸船,很冷。
03年到法国合资企业M,进口原料,用法国的专利生产,出口产品到印度,台湾省,英国。国内的大型企业,国际招标工程,需要这个产品的,基本是我们垄断。插个小故事,有次出口后去外管核销,遇到个同学,操作服装出口的,拿了1叠单据在排队。得意的跟我抱怨,20多份单据,8万多美元,什么时候才能办完啊。看我就拿了薄薄的1套单据,核销单,2页自己打印的核销表,报关单,还有小小的一张银行水单,问我,你多少钱的?意思是核销金额。给他看了,啊?57万多美元?好笑。现在想想其实没什么。这批货运输还麻烦的很。当时印度人订货的时候就说了要空运,他们钢铁厂都基本完成了,就等这个重要设备。(原谅我支持了阿三的钢铁工业)20多吨的整体,也不是很重,体积对空运来说有些大,14米长,3米多的高,宽。几个货代疯了一样的争,运费有16万美元啊,都包在即期信用证里面的。大韩航空,日本航空,什么什么的都叫货代们给闹出来了。具体1问,舱内空间有的够了,就是舱内行车根本吊不起20多吨。最后还是回头找报价最高的货代,找了俄罗斯的货机,叫安-什么玩意的,才搞定。北京飞到莫斯科,再飞新德里。据说是专门飞莫斯科-新德里航线,运输巨型设备的!厉害。


04年,老板调我去他另外新工厂K,去非洲收购原料。原来在南非和刚果的人,是几个跟他创业的元老和同学。开始还行,后来这些人弄的――。古人云,背后莫论人是非。我大概一说,相信大家能明白。老板就想派人去整顿一下。这种事情是很难办的。弄轻了老板不满意,弄重了得罪人,都不好办。就找了我,当时就是个愣头青,子弹打光了能上刺刀的。和一个“监军”一起到了约堡,按照我的专业技术(其实是他们太不专业,26个字母单个都认识),先整了货,发回国,因为是保税仓库,进境30天内必须出境。再会合银行的人,整了帐。这下把人得罪了。当时也不管,按照老板的意思,和他们分了家,重新租了办公室,注册,买车,采购。还要教一起去的“监军”开车。教个刚从国内拿到驾照的人,要出门就上高速,还是右舵车,难度可想而知。而且他还比较有学问,认得28个字母。什么都喋喋不休的问。出门谈业务要逐字给他翻译。烦闷的不是一般。。后来我奉命(其实就是他们捣鼓的)回国组建K厂自己的国际业务部,他们暗庆我终于回国了。我心里说你们别高兴的太早了。临走就出于人道,叮嘱他1句开车小心。晚上别去赌场玩太晚。回来的路上看看有没有人跟踪。果然不出所料,我走后不到1个月,他们就在雨夜发生侧滑,车子拦腰撞到灯杆,废了。幸好人没事。

约堡很乱,特别对华人来说。相信大家都听说过。随便搜索1下新闻。每天都有华人被抢,每周都有华人被杀。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非洲市场营销利器--非洲黄页隆重上线!入驻仅需188元,详情进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1:57:36 |显示全部楼层
黑人最喜欢抢华人。2  个原因,喜欢随身带现金,没枪。他们心里还是很怕白人,毕竟那么多年的殖民统治。中国朋友聚会的时候,保留话题就是最近哪里发生抢劫,那个谁被SHOOT了。比如有个朋友去CITY DEEP, 最危险的CBD区,遇到红灯,前后车1停,动不了,2边就来黑人敲玻璃。通常这个情况,按高人指点,应该抱头捂眼趴下,拿出钱包。虽然他们看起来都差不多,晚上关了灯就找不到,你还是不能看他们,随时可能给你1枪。虽然他们很穷,枪很破,50块的破左轮,都生锈了,但是,1米内,谁敢赌?这个朋友比较悍,左撇子,顺手从中间手刹缝里拽出1把刀,右手按下玻璃,1刀捅进那个黑匪胸部。绿灯亮,开走!很多老南非都佩服的不行。。据我所知,这个是唯一华人反抗抢劫而且成功的。

曾问过个白人朋友关于抢劫的问题。鲁格,德国后裔,42岁,差不多190,250磅,物流业,常年穿短裤,露2条红毛腿,冬季(最低零上5度)的早晚穿羽绒服背心,开个小卡车,他们叫BUCKY。中午在约堡非著名的湘味饭店,我跟他说昨天周末聚会,听说某某被抢了云云。他说,COME COME, JONY, I SHOW YOU 。到外面他拉开车门,从座下面拉出1杆,短筒的,雷鸣登10连发! 下午到了堆场的角落,教我试了2下。一边解释,IF THEY ARE LUCKY, I GIVE THEM THIS,拿了个绿色的象5号电池的子弹装好,递给我,斜对着3米外的破集装箱,砰,3个铅笔粗的洞。又换了个红头的,IF THEY ARE NOT VERY LUCKY, TRY THIS.这次震的更厉害,1个拇指粗的洞。进去集装箱里面看,对面的钢板没穿,但是凹了茶杯大的坑。震撼!EVEN MY WIFE HAS A PISTOL UNDER THE SEAT.他说。。哦,原来如此。。他还掏兜给我看,没钱,没钱,还是没钱,几个硬币,钱包里面卡不少,钱不过200块。HOW MUCH IN YOUR POCKET, JONY? 我大概1 掏,哈哈,600多块。。他2  手1摊,SO, YOU KNOW WHY?我知道了。。

讲个笑话,其实不好笑。有个台湾朋友,在约堡生活了10多年了,在EDENVAL主街开了个店,给我讲他的事。某天傍晚关门回家,不过300多米的路,被抢3次,算是值得一提了。刚走过1个拐角,被人拿枪顶住,他就趴在墙上,歹徒自去摸兜。歹徒走了,他也继续走。过个拐角,又被扑倒。没有搜到财物,歹徒乙气的踢他1 脚,走了。又过个拐角,又被扑到。这次他趴在地上,笑了。歹徒丙问他为何发笑,答曰,YOU ARE TOO LATE. 刚才在某街和某街已经被扑到2次了。。丙也笑,把他拉起来,说,以后再在附近遇到歹徒,就提丙的名字,可以免祸。我当时笑倒。

还有个,也是个台湾人,也开个店,卖收音机,皮夹克等。某天傍晚,准备关门,来了3个歹徒。这个老兄不慌不忙,面带微笑,投降,DON’T HURT ME, MY FRIEND.抽屉里面有今天的3000块,车钥匙在墙上挂的,我也不会报警。3 歹徒正搜罗财物,原来在外面把风的伟大的大哥,听到对话,出场了。SORRY , GO.就2 个字。一芥不取,带小弟们走了。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1:58:30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被跟踪的问题。我在那半年,被跟了3次。有回傍晚从仓库返回,去EAST GATE(超市)买点东西出来,发现老是有个破CAMRY出现在后视镜。坏了。在这里给大家支个招,他跟你就是不知道你住哪里。千万别快跑回家,那就领鬼子进村了。知道你住哪里了,他们有的是时间观察你的规律。每天都看见很多黑人,无所事事的在草皮晒太阳,雨季除外。兜了一会天黑了,车较拥挤,还没甩掉。发现前面有个高速立交出口。加速,左转(南非是左侧行驶),在环行的半坡,抢低档,半连动。

我一直没开灯,没踩刹车也就没有任何灯。而且路边的枯草比人高,他跟在后面视线很差。原来打算让他高速追入弯道,刹车不及撞到我的屁股,反正我奥迪的屁股比他日本车的头结实。破坏了他的水箱发动机什么的,就不能继续跟我了。果然他跟来,发现我的车屁股已经晚了,甩尾,横了。竟然没碰到我。哈哈哈,趁他们发晕,加油快跑吧。另外一次,容易的甩掉了。还有是晚上从CAESAR CASINO出来。南非最豪华的赌场。这是最容易被跟踪的地方。去赌场的都是有钱人啊,他们看来。确实,里面有1/3是中国人在玩。还有中文的告示牌。往外走的时候就跟上了,上车快跑。雨夜,哈哈哈。。试试奥迪的ABS ESP什么的吧。劫匪一般都开破日本车,性能不怎么样。别听天涯车坛几个鸟人吹日本车。走R24,没什么出口,我也不敢跑太快。到EDENVAL上桥,进村,跟的越来越近了,看来准备下手了。

不能被他超了别住我。记得小区附近出口,有个比较大的减速带。南非除了主要公路,都有强制减速带,我们叫蘑菇,就是横在路上的拱起,一般1米多长,10多20公分高。不减速就会象飞机起飞降落一样,伤到前保险杠,减震和底盘。赞比亚公路上也有很多蘑菇,以后再说。加速,开右转灯,假装要往小区开,到丁字路口往右打,前轮快到减速带马上打左,继续直行。幸亏没其他车。跟踪的家伙也向右转,可能想抄到我前面。看我忽然左转,来不及躲,斜斜驶上了减速带。砰的1声,落到旁边的草皮里面,可能陷住了。我赶紧绕路跑回家去。停到铁门前,看看附近没情况,按遥控开门,进去,停下,车屁股堵着门口,等门关了再往车库开。。这个是标准程序,防止有人乘机跟你混进去。。PS,遥控的密码据说是每月换的最少。保安公司会拿去搞。奉劝兄弟们,你们去南非,如果院子墙头没有2层电网,没有遥控门,就赶紧搬家。

全世界治安最差的城市就是约堡,打仗的地方不算。

华人比较多的西罗丁街,你会以为就是个中国的街道。小超市,烟酒店,菜店,理发店等等。很多台湾人,香港人8几年就去了,还有更早的。已经2代3代了。很多温州妹在理发店里打工,都是签证过期黑下来的。经常有汉奸出卖,刚从国内来一批人,就叫警察和移民局的,2头堵住,挨户搜查,罚款。=================================

当时很亢奋,现在看来已经比较平淡了。有些小小有趣的事情。想看的话,以后再细说。
06年第二次去非洲,是赞比亚的恩多拉。期间还去了刚果(仅路过,不能比很多刚果大侠,但是发生的事情足够有趣了),坦桑的达累斯港。回来3个月,休息的差不多了。看了天涯职场的一些文章。也给大家说说我的非洲职业经历。

去年有个做矿石的新加坡老板叫我去赞比亚,帮他处理储运 物流等。。
走香港,约堡,换南非的 个小航空公司的小飞机,到赞比亚的卢萨卡转机去恩多拉。

说说机场的小故事。
卢萨卡的机场还比较大,就是有些破旧。。恩多拉的机场算是开了眼。。刚停下,来了2个小伙子,1个推了个2轮的小推车,安了个煤气罐似的灭火器,另外1个拿了喷管站在旁边。。这个就是安全措施了。。又来了4个小伙子,推来个舷梯。全部手工操作啊。。旁边砰砰砰的来个中型拖拉机,貌似老版人民币的女拖拉机手的坐骑。。后面拖的是角钢焊接的车架,就是行李车了。。不过卸货很温柔。。步行30米到室内,填申报,领行李。要检查。。朋友托我带了几个步话机,手机,还有成龙和李连杰的DVD,2个大盒子。。那个家伙非说DVD是拿去卖的,要我缴税。。其实就是想要点钱。。可惜没找对人。。我把所有的DVD片子拿出来,摊在他桌子上,慢条斯理的用钥匙在每片的正面划好多叉。。一片一片的划。。一边告诉他,so, you see, my  friend, it’s not for sale.后面都等急了。。排了10几个人。。弄的他也没办法,只能赶快放行。叫个人帮我把巨大的箱子再装好。。我给那个小弟3张1美元,followme .他就拖了箱子跟在我后面。在出口,朋友在等我,以为没付钱,又给那个小子5000夸查,乐的他直点头,thank you, thank you bosses..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到boss的复数。

哈哈哈哈,,天哪。。。这么多兄弟捧场啊。。。热泪盈眶ING。。
我一定克服心里阴影,老实交代。。
主要是后面些事情很不愉快,不想说。。。

18楼说的赌场不安全,,哈哈,,完全错误。。
大赌场是最安全的,,而且吃  住  玩一条龙。。只要你有钱。。
最大的黑社会开办的赌场,你去消费就等于给他们保护费了,,,怎么会不安全??安全,,,非常安全。。但是出去的时候就仔细点。。有人就等你出门,,哈哈。。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1:59:58 |显示全部楼层
22楼说BMW,,没错。。据说BMW  BENZ AUDI等早都在南非开厂了。。以前我们国内进口的车,就有南非生产的。。但是VOLVO就没有。。所以当时买车,就选了AUDI。。2B太贵,VOLVO没工厂,,有的配件需要发空运据说。。
南非的车店真是太正轨了。。我说的是大店。。德国3大车4S店,,,新车都在室内,没什么说的。我们买不起。2手车都在门外露天,售后服务都和新车完全一样!!!!保证的年限和公里数都一样。。他们收车的时候都作检查的很细,再维护,所以车况非常好。。交易记录,维护记录,保险记录,都很全。服务真是没说的。。再比国内的4S,能气死人。。

23楼说的土匪,,下面我就交代。。哈哈 。
24楼说我牛,,我不牛。。差不多是蜗牛。。不是谦虚,因为我看见过牛的人。。
在刚果开赌场的,,你们说牛不牛?
在刚果买了一条河啊一条河,,哈哈哈,,开始唱了。,你们说牛不牛??河道拐弯的地方2头堵住,再直线挖个小运河,排水,然后在污泥里面拣钻石!!
非洲的中国牛人太多了。。我可以算是蜗牛。
又来交代问题了。。
说个国内的事先。
声明:君子免看。我不是教你坏啊。
00年进口液体化工,遇到个商检的家伙很烦人。。
液体船这个东西很有意思的。大统舱,数量就靠量液面高度,然后查船的容积表,对应的高度是多少的体积。因为舱是不规矩的形状。
变数主要是温度,和海浪。温度不同,液体的比重就不同。而且舱的铁皮热胀冷缩,体积也不同。都有对照表。。海浪不停的颠簸,就不用说了。差1厘米的高度,对应的几吨就出来了。。利润还是亏损就在里面。。所以具体数量是多少,就看商检的1 个嘴。
开始我们是很规-矩的。。大家都是作这行的,应该明白海关和商检的公仆们。大部分是好的,个别的也难免。。这个也没什么。。别人都是这么作。。后来这个家伙胃口越来越大,,大大的大。。弄的我很烦,这块不是很好和老板解释。虽然他明白。后来老板也烦了,和我喝茶的时候单独说过,这个人怎么这样。。这1句就够了,不用再说,,我明白老板的意思了。开工了。
当时他们发工资是用卡的,找了人弄到他的卡号。先办个假身份证,办个同行的卡,给他转了2万块。拿到单子,投进举报箱。。。。。。。。。。。。。。。。。。。。。。。。。。。。。
然后过1个月,他就去了下面县工作了。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2:00:27 |显示全部楼层
啊哈哈 ,,大王。。斗智还在后面。。继续交代问题。
拣个要紧的说吧 先。一般的事情以后再说,。
有段日子,赞比亚和刚果的边境封了。只许进刚果,不许来赞比亚。就是进刚果的货也很少,基本就是食品,看关系了。最大的口岸卡松巴莉萨去了几次,2边找了人,都说无能为力。好像刚果的政局变动,收税的肥差没有合适的人,政×◎×%府都看不见钱。所以干脆封了,等找到信任的人再说。
过了2个多月,一直给我们供货的JOHN,来找老板说联系了有批货30吨,在(刚果)那边,可以走普塔,1个偏僻小关口,  弄    过来。要老板去看看。
这个总是一身笔挺的绅士,法语名字叫,让,差不多50岁,又高又壮。公司里的中国人都叫他老狼,确实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做这个生意的刚果人都差不多。我还没去的时候这个老狼就给我们供应了,算是主要供应商,一直合作的还可以。
那时候我去了就管仓库,兼进出的物流。带了5个黑小弟。先检查货物的手续,收货,验货,包装,编号,做表,堆放,装车,发去南非。查验关文非常重要。先看有没有关文,是不是真的,有没有涂改什么的。再看编号,日期,数量,关口名称,交了多少税什么的。附近有几个中国工厂,就是被骗了,也可能贪心,收了BLACK STONE,中了圈套,被查封。这个以后再说。老狼来送货,或者派小弟来,就到仓库找我,一直也没什么特别。
因为当时封关,没货来,库存也都处理完了,进口的建厂物资还没过马六甲,不用急办进口工作,我就没事。
这次边关的看货,全凭眼力,老板就没叫采购部门的2 个小伙,叫我带了现金,和老狼一起去边关看看。合适就买了,不合适就回来。虽然路途远,来回差不多2000公里,边关村子条件也很艰苦,但是他们说3天就回来了,还有个巨大美丽的湖泊可以观赏,我也没当回事。而且这个老狼供应时间比我来公司还久,以为不会出什么麻烦。后来发现错了。
第二天就带了1打方便面,衣服什么的,和公司个本地小黑胖子,老狼3个人一起开越野车出发了。事先老狼已经告诉老板定了个12米的平板卡车,我们就先去了卡车大院,付了$5000给老狼,他给我写了条,转手付给了2个索马里司机。说好了我们先走,2天后在普塔汇合。
出城前路过超市买了些水,红牛和饼干什么的,1条紫DONHILL,想着3天就我自己抽怎么也够了。赞比亚超市只有白蓝紫的DONHILL,ROTHMAN,再就是本地破烟。平时就抽紫DONHILL,每天2包。
从恩多拉向北,抄近路,出赞比亚进刚果,又出刚果进赞比亚,过曼萨,在卡石吉石镇吃饭睡觉。第二天出发前买了炭,锅,餐具,菜油和柴油,酒。火柴不用买了,我带了3个打火机。再往前就是最偏僻的有人区了,还不算无人丛林。吃住什么的都靠自己了,还需要储备柴油直到回来路过这里。酒是送边关官员的。乘轮渡过赞比亚刚果的界湖木维鲁湖,去湖北部的其延吉镇的鲁匹亚村。一路3个人轮换开车,破路,颠簸的厉害,不是尘土就是泥巴。幸亏3个人技术都可以,还比较快。路过1座铁桥,2米半宽,20米长,架子基本完好,就是地面几乎没了。越野车轮子大,还掉不进洞里去。桥头落差太大,因为土都陷下去了,还是磕到底盘。怀疑这个桥烂的不能过大卡车,即使是空车。后来发现路边有大卡车在等货,就很佩服这些司机。绕湖边爬了几个小时,路很烂,特别是过了其延吉镇,下坡去湖边鲁批亚的路,好像是用大海龟的壳拼起来的。乱七八糟 的隆起。而且中间雨水冲的沟有半米深,旁边的草有3米高。不是树。车好像是地铁,在绿色的隧道里面跑。草叶子经常从窗户深进来扎我。最多10公里的速度。再快人就从车里面晃出去了。说是路,已经看不出来了,本来就没铺什么,几十年了,现在只是碾压的坚硬的没有草的地面。不过在高处的时候,景色真是无敌了。翠绿的平原,碧蓝的湖水,一望无际。空气都是甜的。湖南北有100多公里长,东西宽50公里大概。彼岸就是刚果。

写这段,心中不平,就不大通顺,大家将就看吧。
明天说最不开心的那段。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2:01:43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交代。说到难受的段  了。。很慢。。凑合看吧。
傍晚终于到了距离边境最近的村子LUPIA。距离哨卡正好2公里。在当地土语,是钱的意思。一听还很高兴,后来知道高兴的太早了。

先到了老狼的刚果朋友其克在那里租的个院子。树枝篱笆,土墙,草屋顶垂下来到我腰。不使劲弯腰进不去。里面4间屋子,也是土墙,窗户很小,没玻璃,很暗。只有1个屋里面有个木床,2个布沙发。我们怎么睡呢?来了个小弟,先帮把东西卸下来,饮用水70瓶,柴油4桶80升,炭30公斤,炉子,锅,餐具,等等。柴油已经晃洒了些,染到水瓶和方便面袋子。老狼说先去刚果那边看看情况,就和其克开车走了。我和小胖想起来我们的护照还在车上。路上反复过关,都是老狼去和边关官员交涉的。后来觉得他是早有预谋。

等到晚上7点多也没见老狼。感觉很晚了。模糊看见大湖上渔火点点。我问小胖吃饭睡觉怎么解决。这里不行。他说再往前面有个小旅馆。去看看吧。反正还要待几天。叫小弟领路去看。就300多米的距离,没有什么路,就是不长草的坚硬地面,还有多年雨季冲刷的沟渠。整个村子没有任何照明。手电筒也忘在车上。星月黯淡。一路靠说话确定几个人的方位。踩到水坑几次。手机倒是有个灯,考虑到没地方充电,就没开。终于看见烛光。KAYILI HOTEL。1个水泥四合院子,10几个砖瓦屋子,很不错。院子里面有七八件衣服围3个炭炉在说话。晚饭时间。叫小弟去找到老板娘,说就1个单人房间了。1床1桌1凳。凑合吧。明天再说。坐下休息。叫小弟去把东西全部搬来。小弟弄个五羊加重自行车来回3次,说全部搬到。黑灯瞎火的也不容易,就给他5品。大喜。Five pin, 就是土话5千块。3900-4300换1美元差不多。叫小胖整理东西,我拿出炭炉,去院子凑热闹。借块红炭引着火,煮方便面吧先。2瓶水煮2包面正好。旁边2套衣服鞋帽,闻到味也想尝尝,就分做4份先吃,又煮2包。吃完又洒了一圈烟,尽欢而散。

太累了。刚和小胖躺下,老板娘敲门。原来是送根蜡烛来。他妈的还是白蜡烛。摸打火机找到烛台,木块加钉子改装的。和小胖秉烛夜谈。实在太早,多少年没睡这么早。把他250磅的屁股推到墙边,吹了蜡烛,我在外侧睡了。

迷糊到早晨。1看水就20多瓶,柴油2桶。回去找。到其克家,东西没有了,2个人也不在。想到是老狼的朋友,算了。破小弟什么也说不清楚。回旅馆,问房间。说外面有1个屋,有双人床。搬。搬到院子外面新建的一排,还是我们2 个住一起,安全。出门带了$3万的货款,6百万夸查的路费。现在腰包里面还有$2万5的公款,4百万夸查,600多美元的JONY DOLLAR,1百多万的JONY 夸查。小胖也有60万的MALA夸查。JONY 和MALA是我和小胖的名字。

住房条件提高1倍,心情不错,附近逛逛。又洒了烟,和院子里面的人聊天。原来KAYILI 住30个人全是做矿石的。大部分是赞比亚人。也有刚果坦桑黎巴嫩的。住在这个最近的旅馆,石头已经买好,在那边。就等开关。每天去那边看看就回来。问他们 什么时候能开关,都不知道。好像1个月是不可能。拿出手机,还是没信号。顺路边溜达,爬上1棵小树,看见1个信号。用短信和老板汇报了情况,吩咐我注意安全,不行就回来。回到院子,他们告诉我不用爬树,往湖边走,那个小高地就有2个信号。

这个时候老狼和其克2个开我们的越野车回来了。老狼下车来,其克就立刻开车去自己院子了。我还没来得及上车拿护照手电筒,老狼很神秘的拉我到屋里。

JONY , YOU’D BETTER DONGT TALK WITH THESE GUYS. IT’S NOT GOOD FOR U.
哦,可能他们不是好人?或者同行是冤家,?到处都一样。哈哈。
先答应了。问他车和货怎么样了。
他说卡车昨夜已经过关,拿个东西马上回去那边,找工人装货了。
奇怪,我怎么没听见卡车过去?晚上死寂的村子,卡车声应该很大。可能我太困了。
很好。快装吧。
又说装车前付点定金,,先拿$5000来。
点给他5000,给我写了个条。
说傍晚就回来,明天装完,卡车就过来这边。看到货再付余款。
好吧。

出来在旅馆栅栏边叮嘱他快些办。务必明天晚上前完成。我们要连夜赶回恩多拉。
建厂的9个柜的设备快到坦桑了,后天我还要回公司拿提单发票什么的去申办免税手续,再去达累斯,和货代一起看看办铁路还是公路转运的事情。去TAZARA 的坦桑总部,还有个巨型卡车公司,谈运费。第一次和这个货代合作。还是去看看达累斯港卸柜和 卸散货的情况。上次去达累斯选了3个货代,白人印度人中国人。回来推荐老板用中国货代,有什么情况他们可以直接沟通,省我翻译了。只管处理具体业务就可以了。TAZARA便宜,15天最少,每吨$70的运费,1个柜$800多。卡车快,5天,运费要2000多了。

TAZARA=TAZANIA ZAMBIA RAILWAY的前2个字头。
老狼满口答应,明天晚上前出发。
其克开车过来,老狼上车走了。
算了,明天就回去,护照不用担心了。
41楼兄弟太谦了。你现在的经历我相信已经很值得说了。
我先说。

手机没电了。信号奇弱的地方耗电奇快。出来的时候充足了2  块电池,现在另外1块还在车里面。反正没什么要紧的,不用爬树了。回去再说。
想起以前跟的那个老板。有次我出差,晚上给他电话汇报,问,什么事?我说没办完,某某不在,等明天签字办汇票。没办完就去办,打什么电话?第二天,拿到汇票,汇报说办完了。办完了就回来,打什么电话?◎¥$&$#*!明白了。从此学会少打电话。没错,没办完就去办。办完了就回来。打什么电话。叫你去就是解决问题的。自己想办法。实在解决不了再说。
该吃早饭了。还是吃面吧。

平静的小村子,除了2个酒吧,卖些饮料啤酒,以后介绍,就只有3个小摊,分别是烟摊,面包摊和杀羊摊。本地的SUPER MATCH烟,红色包装,画了个足球运动员,还有薄荷烟,绿壳的,现在还用不着尝。面包摊是以前那种长方的大面包,纯面粉味。杀羊摊最有意思。吹羊的2个刚果小伙子,每天黎明从刚果牵个羊来,在旅馆栅栏外的树上挂起来吹大,在地上剥皮,把肉剁开,连沾的毛和沙子,放在架子上面烤。下面是废油桶里面填了土,调整了高度,放的炭火。然后把肠子捋干净,碎肉填进去做几个肠,也烤。纯羊肉味的。每天都有7 8个孩子观赏,闻味道。10点多就卖完,回去。

我也在旁边看了一会。小孩子看看羊,又看看我,嘿嘿笑。MALA 也笑。我胡子长的特别快,来非洲就留起来,2 个月就和山羊差不多了。朝MALA 疵疵牙,踢他,他躲开,也笑。他牙真白。
回去拿面。发现昨晚锅还没洗。问MALA 怎么解决,他说这里水紧张。我指外面一望无际的湖,他说太远。1公里而已!想起我们国家缺水的地方。MALA去外面叫了个小孩,ADRIAN,叫他去搞井水。叫他拿上我们带来的铁皮消防桶。阿德说没有东西从井里面提水。我问他们平时怎么弄。MALA说这里,LIFE IS HARD。是的。阿德很瘦,衣服裤子很破旧,鞋也是。MALA 说我们需要买小桶和绳子,才能从小深井里面提水。阿德说2万。给他2万,20分钟回来,后来才知道他跑的有多快。拿回来个开口的5升食油桶,轮胎割开接起来的皮条绳。又说绳不够长,还要买绳子。我顶你个肺。1万。又过30分钟,提了铁桶和塑料桶回来了。有大半桶水。我看看,不错,还能闻到漂白粉。叫阿德去刷锅和盘子,我看看3万块的塑料桶和12米的皮绳,从钱包里面拿了3万放进腰间的李宁包。阿德刷完回来,拿了炭炉,从墙角我们的炭袋里面装了炭,去生火。他竟然用手去拨拉半红不红的炭块,摆整齐。煮了面,吃完,阿德又去洗刷。

坐在走廊的椅子抽烟,隔壁问我借还没熄灭的炭炉。给他。阿德回来,和他聊天。低沉略沙哑的声音不像11岁的孩子。父亲早逝母亲生病,现在3年级。唉。问他where you get money? No money.他摇头。学费呢?答半年5000。我说你给我干几天活,每天给你1万块。他很高兴。给他2万,去旅馆隔壁的酒吧买芬达。我们的20瓶水一定要留下煮面和回程,现在喝垃圾饮料吧。拿回4个玻璃瓶芬达,找钱4000。廉洁的孩子。给他1瓶,高兴。喝到最粗的地方,不喝了。问他,说拿些回家给他妈。——————————MALA也摇头。又给他1瓶,give you one more for your mum.他很快就把剩的喝完了。Boss, 从此他就叫我boss了,do you like swim?指下面的大湖。2天没洗澡了。叫MALA一起去游泳。锁了门,把手机相机值钱的都拿上。破木板门,恐怕1脚就踢开了。后来一天真的不得不踢开。装美元的李宁小腰包当然睡觉也不解下。有阿德带路当然去玩玩。原来芦苇从里面有条小路。

湖边有个小村子。土墙草顶,苇篱笆。有几个鸡狗在逛。白沙滩,细浪,好像海边。甩掉在村子里面买的国产的2万块的泡沫拖鞋,沿水边走走先。有浪,卷起沙子,水不算清澈。有几个木船扣的晒太阳,坐一会。村子里面的妇女在晒鱼干。塑料布铺在沙滩,也有直接在沙滩晒的。每家大概几十平方的鱼。像喂乌龟的小鱼苗。

除了希码粉,白玉米粉和木薯粉的混合物,鱼就是赞比亚人的主食,蛋白质来源。肉对大部分人来说就是鱼。猪牛羊是基本吃不起的,偶尔吃鸡。像我们厂里面的工人,就是天天希码粉和小干鱼,加点青菜西红柿什么的。有点钱的就吃大些的鱼,罗非鱼,2两的,半斤的,熏干的,冻的。再好些的就吃1斤到7  8斤的鱼,类推。再富裕的就不在此列。超市也有很多冻鱼。菜市场很多干鱼摊,也有店铺,只卖冻鱼,就摆几个大冰柜。

男人都在睡觉,晚上去捕鱼。孩子们在沙滩追逐。我给他们照相,他们就围过来,摆出各种武打造型,还怪叫。后来我要拍风景,他们也堵着镜头摆姿势,没法照。MALA先脱了衣服下水。我看东西。不能一起下去。。万一他们拿东西跑了,在沙滩苇丛野地,中国人想追上他们基本不可能。看黑胖的MALA在水里起伏,我决定以后叫他河马了。一会换我下水。水很清凉。有些草叶什么的。游向远处一个枯树桩,把住休息。发现2个河蟹也在休息。抓住1个游回来。夹手很疼。河马问我抓蟹干什么,我说好吃。他很惊奇。我也奇怪,难道鱼虾蟹有什么不同?

回到旅馆,看房间没变,问老板娘整理房间。果然,老板娘亲自来整理了。把床单什么的整理了1下,OK了。原来如此。多久才能把床单躺成起球,还分不出颜色和图案来?最少半年多不换洗才行。------------明天一定还要游泳。还要带肥皂毛巾好好的游1小时才行。。不行就拿沙子搓。感觉浑身竖毛。明天一定叫老狼把车开回来。在车上睡觉。

没事找机会和邻居聊聊吧。都是做石头的。正好隔壁来还炭炉。坐下抽烟。叫阿德去买可乐来。他说旅馆里的人都没事,就等关口开放。问我来做什么,告诉他后天装了货就回去。他很奇怪的看我。是不是那个刚果人给你的货,我说是啊。他怎么能把货弄来,有文件吗?我说他朋友多,有办法。他摇头不信,说1个石头也不能过关现在。他们都等很久了。感觉不对劲。胡说了2句就回屋。和河马商议,说晚上问问老狼,看怎么说。好吧,只有等。坐了抽烟,心里打鼓。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2:02:35 |显示全部楼层
天快黑了。叫河马自己弄饭吃,我就不伺候了。心里有事不想吃。方便面对河马是高科技的复杂面。他去路边买了2个大面包。喝汽水吃面包。隔壁家来借炉子。叫阿德装些炭一起给他。邀我一起吃,没胃口,多谢。想起河蟹,丢到火里面烤。其实没味,故意装做好吃,咬的咯吱咯吱。河马阿德邻居看了摇头,CHINESE!

阿德问may I go home boss,,看看没什么事情,给他今天的1万,叫他拿上我没吃的那个面包。又叫他回来,指指窗台上那个芬达。他1手面包1手芬达,鞠个躬说,tomorrow I bring back the bottle, sir? 告诉他明天7点来。

等到晚上8点多,老狼来了。点了蜡烛,问他怎么样了,他说已经请到那边军队的朋友,我们的车他们开去了矿区,在监督装车,手续正在办,明天晚上肯定能过来。早上就可以看货付钱。要我别担心,别和旅馆的人多说话。他们就会TROUBLE YOU.,不是honest man。问他sure 不sure,他说very sure.还发誓。说我们合作很久了都没事,知道他的能力,为什么怀疑他这个绅士,这次小小交易几十吨,虽然不大,但是I am not joking.。我不说话,只看他。他有点急了。说年纪比我和河马一起都大,做了很多年这个生意,认识很多将军部长酋长什么的,等等。我越发怀疑了。先让他盯紧点,一定把货弄来,不能白来一次。但是明天晚上要是货过不来我就不等了,让mala拿钱留下验货,我先回去处理货柜。他马上轻松了些,满口保证。嘿嘿,一试探狼尾巴就露出来了。看他还没吃饭,给他些出发前买的点心。河马递上可乐。吃饱喝足,临走又保证明天早起过去监督,保证全是好货,已经贿赂了官员,肯定手续齐全。

老狼走了。We have big trouble now.。我长叹一声,跟河马说。他说不会,老狼供应时间不短,3000吨都不止,这次才几十吨而已。我说以前有派人来边关看货的吗?河马来公司的时间也比我久,说没有,但是以前没遇到封关啊。问他那为什么不去主要关口卡松巴里撒交货,他说可能大关口人多眼杂,不好贿赂过关吧。再说这里离某个矿区近。嘿,刚果这种垃圾国家,有什么事你拿一叠美国总统出来还办不了?我告诉河马矿区到处都有,老狼选这个关口主要就是因为这里没信号。再问他为什么这次老板叫本来负责物流的我来看货却不叫贸易部负责采购的人来,他答不出,瞪眼吸气。烛光照的他模糊的黑脸,白牙发光。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去看看。河马说晚上封关,人都过不去。屁,不就是给钱吗。问他知不知道那个矿区,河马说知道,抄近路大约60公里。可是没有车,河马说去和邻居借辆,他们都有吉普。我说不能借邻居的车,现在还没证据,半夜借车再引起他们怀疑就不好了。去还是不去,晚上在没路的丛林开车太危险。明天老狼还不一定给我讲什么故事,自己去看看什么都明白了。2000多公里都来了,不差这60公里。车怎么办?河马说白天路过的建设摩托他认识,就住村子里,可以借摩托开去看。先给河马600JONY$,去借车。我把东西收拾一下。手机没电,不用拿。照相机不敢开闪光,不用拿,随手丢包里面,现在顾不上了。钱包绑紧,换深色厚衣裤跑鞋,喝水吃面包。微弱的发动机声停了,河马推摩托车过来。老狼昨天也从其克家搬到KAYILI旅馆,住我们原来院子里面那个单人房间。现在越发肯定是为了方便监视我。轻轻的锁了门,上摩托坐在河马后面。河马说他自己去就可以了,125的摩托坐2个人就不能在树林跑。都怪他,250磅,我还不到150磅。又说我是白人,还没护照,有人问起来就麻烦了。河马有理,遇到警察军队腰里的钱也危险了。别老狼没骗了去反送给刚果警察了。只有河马自己去了。如果老狼打算监视我,难保他晚上不来房间看看。再问河马确定要去吗,河马拍胸脯说I  can die for **(公司)。叮嘱他注意安全,不行就回来。有找麻烦的就给钱。This is jony $, we don’t need explain to boss.河马的巨手拍我肩膀,don’t worry my brother, I am the king of jungle.推车走了几步,回头说,I will be back.哈。前几天给他看终结者学会了。发动车跑了。纯朴的孩子。车灯消失了。我抬头看看漫天星光,回屋。

点了烟忽然想到摩托的油够不够。半路熄火河马能走回来?摩托丢下第二天肯定找不到了。只要人没事就好。万一出事,谁也无法向河马父亲解释。他父亲可不是一般人,绝对是赞比亚二般人物,二般。从门缝看看外面,没情况。忽然一股怒气。他妈的该担心的不是我。没事则罢,有事我叫老狼加倍偿还。拉开门,椅子踢到外面檐下,抽烟赏月。湖上一片银白。有些冷。发现炭炉还有些温度,加炭,吹了一会就红了。坐旁边很暖和。烟抽完了,回屋摸索。有虫子。点了蜡烛,几个蟑螂蝣蜒在桌上跑。看他们爬了一会,拿烟出去继续抽。

月亮落到湖对面刚果的山头。大约3点多,河马回来了。卡车的确过了关口,但是离矿区30公里就陷在泥坑。附近没人。2个索马里司机也不在。果然如此。叫河马赶快把摩托先送回去再说。一会河马回来,坐床上要抽烟压惊。河马说贿赂了赞比亚边防出去,又买通刚果军,借了军服去矿区。半路发现卡车早就陷住,而且刚果军人说晚上根本不可能过车,既便平日,前几天某刚果部长的货都不放行。还剩了$300递给我。我说你辛苦了,先拿着吧,事才开始,可能你还要过去。看他1眼,河马挺胸说trust me.。我叫他快休息。河马惊魂未定不睡,要去外面烤火聊。我抽太多烟也不睡。河马问how can we do today,,jony。today,是啊,再过3小时最多,老狼又要来给我讲故事了。河马说给老板电话问问怎么办。废话。我们的电话都没电了,老狼的还有电。可是这样太被动了。为难。越抽越愁。烟头1个个丢进炭火变成火苗。继续听故事等他图穷匕现还是先翻脸?河马忽然拍我,让我别告诉他父亲抽烟的事。现在顾不了他。

天亮了。决定先不翻脸。再核实一下情况。不能冤枉好人。还有半桶水。和河马洗脸刷牙。欣赏一会黎明的大湖,平静下来。
旅馆附属的酒吧开门了。

旅馆附属的酒吧开门了。叫河马去买了6个芬达回来。喝了一会,阿德来了,先洗了餐具,然后去提水。老狼来了,热情的问morning,进屋喝芬达。河马坐在门口。老狼说今天很关键,要花钱去军队买文件,需要付现钱,还有装车,过关。先拿3000块来。我说没问题,可是今天都3天了,需要先和老板请示。老狼拿出刚果电话说信号好。果然有3个。通了,老板问怎么样,我大概说了,怀疑老狼有小动作,别人都天天等待,而且卡车根本没到达矿区就陷了,又要3000,但是现在证据还不够。老板说先给他3000吧,已经这样了,明天还不行就回来。既然老板同意,就数给他3000,写了条,老狼说白天都弄好,晚上把货弄过来,因为晚上某些费用便宜,叫我们白天睡觉,晚上等他电话,去边关接车。走了。

我到门口和河马坐下。河马说he is lying. No one can across the border at night. 我说maybe he give them the tickets? 我拿个100美元和河马比划。河马用力摇头,说赞比亚这边是肯定不行,已经问过边关的头目,这不是钱的问题。既然这样,我跟河马说你去再打听些消息,confirm all the details, 我们要搞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一直合作的还可以,这次怎么了。河马说maybe he need quick money, for the border closed more than 2months.有可能,这些黑人一般不攒钱,有就花,花光再说。我说他应该知道我们公司有多大,不是他能玩的起的。河马笑了,if he rush into Congo bush, how can you do? 还做个爬树的动作。被他逗乐了。这个倒是真的拿他没办法。我把河马拉到屋里面关了门,说现在我们没车没护照,走不了,看来他就是想困住我们,要我们给钱。河马从床上跳起来,小声说he has ----,用手在腰里比划个八字。我也惊了,really? Now?河马说以前刚和老狼合作不久,他曾拿出2支来给他炫耀过,现在有没有带在身上不知道。哈,原来这就是他的底牌!刚果多年战乱,老狼这样的人手里有家伙没什么稀奇。我说他现在肯定有,可能在他包里面,也可能在他小弟手里面。If we go to the boarder tonight, ---河马说边关有军队,他不敢,我说如果他改了地点在2个边关之间的NO MEN LAND,我们去不去?车和护照都在他手里。在中间地带出事,谁都没有执法权的。阿德忽然来敲门报告说提水回来了,吓我们一跳。草木皆兵了,这样不行。温柔的告诉阿德先放外面。窗台有芬达自己喝。现在一切都是推测,自己清楚,怎么和老板说明白?河马说他以前来这里的时候认识几个朋友,可以去打听情况。我叮嘱他少说多听,我留下,和旅馆的人聊聊。河马拿个芬达走了。

我出去坐下,看见邻居们在忙早饭。喝着芬达,考虑怎么套他们话。阿德在看吹羊,1瓶芬达早被伙伴们分享光了。看见我出来,阿德跑过来,把水和餐具提进屋,出来就盯着邻居吃饭。我问他吃早饭没有,说没有。掏了一团钱给他去买4个面包。拿回面包和零钱给我。告诉他keep the change, 1个面包给他吃。阿德掰了半个用力塞进破短裤的口袋,几口就吃完另外半个。我问他学习情况,他说学英语,土语好像是昆巴语,自然,地理。我让他明天把课本作业什么的拿给我看。想起村里面有鸡到处跑,问他哪里有鸡蛋卖。他说面包老板家有鸡蛋卖。给他钱去买2板。阿德飞快的跑了。邻居过来说我对阿德够好的。我说他是smart boy, 给他个机会自己赚点钱。邻居说不如每天给他1万块他来给我干活。哈哈,我们一起笑。递个烟问他忙什么,他说没事,只有等,今天不用去那边查看。旅馆的很多人都是常年住在这里做石头的,都熟悉了,大家的货都堆的不远,相互都知道,有过去的顺便就帮别人看一眼。同行是冤家好像对他们不适用啊。看他摆在走廊的做饭桌子,果然周围有陈年污渍。问他都什么时候过去看货,他说一般9点多10点出发,下午2点多3点就回来了。因为对经过的车辆,关口开的晚,关的早。问我昨天他看见半路陷了个卡车,是不是我的。我说是,现在只有等。他说别等了,最少1个月关口也开不了。刚果政府不同派别还在吵闹,连关口驻守的军队都换了几遍。这样的话,老狼说那边的军队朋友什么的就是撒谎了。问他认不认识老狼,他说不认识,不过他认识其克,不是什么好人,以前在那边的矿区干活,被人打瘸腿,一直住在这边。旅馆的人都没有和其克打交道的。我记起其克几次路过旅馆的时候都没有下车和任何人打招呼。还有我们的水和柴油。看来其克不怎么样,物以类聚,老狼也够戗。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2:03:40 |显示全部楼层
阿德端2板鸡蛋回来了。叫他生火煮20个蛋。告诉邻居一会请他吃蛋。他说thank you jony, call me Fred.其实他想吃我们那个奇怪的面条。哈哈。叫阿德拿2包来给他,告诉他怎么做。Fred很高兴,告诉我他早就觉得老狼不对劲。其他做石头的人,即使以前没来过这里,到这里也会和他们聊聊,大家通通消息,可是老狼早出晚归,从来不和别人说话。有道理!我接触的黑人都是自来熟,最喜欢聊天,认识不认识的都能嘻哈一会。蛋煮的差不多了,我拿个叉子把蛋壳敲破,洒上剩下的7八包方便面调料,凑合做个茶叶蛋吧。这几天没正经吃饭睡觉,光喝芬达抽烟,体力下降。羊肉是不敢吃了,弄个蛋吃保持体力和老狼玩一把。继续煮蛋。Fred 回屋拿几块石头给我看,有30%-40%,说了价格数量。比老狼的又好又便宜!

我故意说价格差不多,但是数量需要很多,他说旅馆的人货都差不多,价格也是大家说好了的,要的多可以再去问其他邻居。哦?他敢这样说看来不是假话。老狼从来没给我平均30%以上的一车货。问fred 10%几的什么价,他笑说15%以上的才算钱。混蛋!这个老狼。

河马回来了。看见蛋就抓。飞快的吃了3个。我拍着他8个月那么大的肚子说不好意思,兄弟,跟我来几天都累瘦了。他笑着躲。又要抓蛋。我说等一会更好吃。干脆拿叉子在蛋上戳洞。河马赞叹说我变魔术。我心里说不把你这个壮劳力喂饱,万一有硬仗我指望谁。暗示河马回屋,告诉fred等一会吃蛋,叫阿德看火别糊锅。我也进屋。河马得到的果然也是坏消息。他有个远亲Uncle Derik也是做石头的,昨天晚上刚来,住在朋友家。Uncle D 说来的路上遇到个OP 朋友,就是officer of president, 类似总统办公室的人,都穿了普通警察衣服,在路上的检查站埋伏。遇到非法入境的石头,他们不马上抓,跟到你仓库或者工厂再叫警察去封门。!!!难道老狼计划还不止绑架我护照和车,勒索给钱?还打算封我门?他背后有没有高人指挥?所谋者大。叫河马速去请uncle d 来详谈。

哈,我不是东北的。不过我祖上是闯关东又返回山东老家的。

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的。
继续说。今天多说点。
煮好的蛋全部倒盆里面。叫阿德把剩下的蛋全部煮了。找个盘装6个蛋去敲fred门。Fred很高兴,说和他合伙商量,除了定出去的,以后他的货都卖给我。我说你尽管去做,价钱差不多就可以,关键是量,量越大,价格越高。告诉所有你认识的同行,只要货好,价格包你满意。问他认识uncle d 吗,他说当然,虽然d 做的不是最大,可是做的早,很多人都知道他,人缘不错。我告诉他d 是河马的叔叔,一会就来。他说可以一块谈谈。
河马和uncle d回来了。高瘦的身材,黑人里面少见的四方国字脸。好像涂黑的罗大佑。叫阿德收拾空瓶再去买可乐来招待。河马把蛋端来。简单介绍一下大概,ud 也说老狼吹牛,1大车货从刚果过来,没有手续,跑1千多公里,过几十个检查站,到我们工厂,老狼没那么大能量。我记得在保税仓库这段时间也没看见谁家有刚果的货到。包括中国人和当地人的。ALEX的几个小子也是成天闲坐,蹭我不少烟抽。我说老狼对老板保证过能弄到货,ud 说maybe he is superman. 做个飞的动作。But his stones cannot fly.。我问以前有没有封关,ud

说也封过,但是没这么长时间。我说我们老板和河马的父亲关系非常好,难道老狼疯了敢骗我的钱? Ud 问前面的货和老狼清帐没有,我说程序是他送货到仓库,我检查文件,监督卸货装袋,称重,签重量单,然后监督ALEX取样,3天后凭重量单和ALEX品质证书找会计结算。付钱之前会计还和我通电话确认一遍。不可能欠他钱。其他供应商也是这样,都不欠。河马也附和。Ud问知不知道老狼有没有把钱付给他的供应商?这关我什么事?忽然想难道老狼把钱挥霍了没给他的供应商?难道他一直拆东补西,现在2个多月封关没生意,他资金断了,狗急跳墙?问ud知道老狼的供应商否?ud 说具体不知道,但是肯定和某酋长和区长什么的有关。看来是老狼被大势力逼债,才铤而走险,想骗一把。并没有人指使在背后搞我们。这样就好办了。只要把老狼摁住,把车和护照找回来就可以了。

搞清楚状况就不那么怕了。现在还需要给ud打个分,以防万一。一块到走廊坐下,叫阿德借2个椅子,叫fred也来坐。大家都不提老狼,随便聊天。旅馆进出的人和路过的人大部分都认识ud,打招呼,聊几句。看来ud是基本可信。Ud 和他们介绍说我和河马都是他的侄子,只是我今天忘记擦碳黑在身上了。大家都笑。快午饭时间了,睡懒觉的起来了,出去的也回来了,慢慢聚了些人。我跟河马说把蛋都拿来招待大家,就说是ud请客。院子里面的人也出来了。本来旅馆是个方院子,后来外面又建一排房子,变成P形。我们住的是末端最靠近路的屋子。众人吃康××的调料包煮的茶叶蛋,赞不绝口。Ud说中国饭好吃,他吃的最好的饭菜就数卢萨卡的中国饭店。我也拿个蛋一边吃一边想怎么能让老狼把车和护照交出来,否则怎么有脸回去。。无论怎么说,我和河马开车来的,起码要开车回去,生意成不成再说。现在问题是不知道车在哪里。我过不去刚果,河马能去,他1个人也做不了什么。既然老狼不让我和他们说话,现在可利用的就是眼前这些人。叫阿德去酒吧抬一箱饮料来招待他们。回去看看还有3包dunhill,给ud 2包大家分分。有点困了。叫河马和ud 进屋。我说如果有麻烦,希望ud 能帮忙。Ud 说没问题,有需要就随时叫他,他就住某个院子,河马认识,告辞走了。和河马商议,今天晚上如果老狼来电话,绝对不能去。天亮再说。如果他开我们的车来,就拖住他,把钥匙夺来,明天一起回ndola让他自己去给老板解释清楚。河马问老狼如果拿家伙――――,我说他没胆。如果他敢早就动手了,何必费心编故事。

现在都编不圆了还在编。晚上肯定有事,现在需要睡觉。河马一会就响了胡噜。我又点个烟,想老狼万一拿家伙,怎么办。到时候一定要和他坐的近些,看他手上动作不对就先动手。上次打架还是20岁以前,有没有把握一下拿住他?想起忘记给阿德鸡蛋。迷迷糊糊睡了。好像在大湖上划船,很黑,有个亮点一会在左一会在右。忽然听见敲门,一看是阿德进来。I have to go home ,boss. 天色已经暗了。兜里掏出1万块给他。阿德问do you need more eggs tomorrow?我说要,他说明天早晨来的时候可以带来,比面包家的便宜。我问你家养鸡吗?他说邻居家有。不过没有纸托,1000块1个。问他今天买的蛋多少钱,答曰1500。You give me 100 pin, I give you the change 10pin. 3块钱1个蛋!我买了60个,自己就吃了1个。看来阿德的工钱不是我付的。告诉他明天1000块的蛋买50个,给他1张5万的。叮嘱他明天记得拿课本和作业来。

河马也醒了。我抢在他前面从盆里拿了2个蛋吃了。河马吃了剩下的1个,后来竟然又从一堆皮底下找到一个,佩服他。酒吧的老板来收帐和空瓶。问他在这里开店多久了,答4年。时间不短了,他应该知道些情况。他问我why don’t you invite me drink together Jony? 我心说你小子也来欺负我。我说还不知道你名字呢,他说叫tody.刚果人。我说好吧,请你喝1瓶。他飞快的拿了2 瓶,对着一别就打开,递给我一瓶。熟练的很。河马也来咬开一瓶坐下。我问tody和这些人熟吗,他说非常熟,基本天天见,年年见。老狼呢,他说老狼从来也不住这个旅馆,很少看见。我说你和其克都是刚果人,其克说以后要给我工作,在这里收货,你知道他怎么样?他撇嘴没说话。这瓶可乐没白请啊,我看看河马,河马摇头。Tody收拾瓶子走了。桌上还有几包方便面,我想今晚还有事,问河马吃不吃面,河马说不饿。我说不吃饱了你打不过老狼。他和我比个健美的姿势,胳膊就比我腿细一点点。他问我如果老狼掏家伙怕不怕,我说当然怕,1秒钟就结束了。他笑我不勇敢,他是丛林战士,什么都不怕。我说你弄错了,不怕不等于勇敢,怕还要坚持才是勇敢。他想了想立刻拍胸说其实他也有点怕,但是他会保护我的。我看看他的肚子,心说当盾牌倒是好料,真要动手你还不够快。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2:04:30 |显示全部楼层
点了蜡烛坐外面抽烟,看朦胧烛光下几个邻居在做晚饭。如果能利用他们的力量对付老狼就好了。河马绝对不能出事,当然我也不能。有个邻居来感谢鸡蛋和饮料,聊起来。他叫gama,住KITWE,听说要开关,10天前来这里。现在情况又变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关, 他准备回去了。问我要多少货,我说最少1500吨/月,3000吨4000吨更好。Ga’ma摇头说那么多?我说了工厂位置,gama说知道那个大院子。我说我们老板已经买下了,200吨机器设备马上来,建工厂,欢迎参观。ga’ma点头信了。他知道那个院子大概什么价。Ga’ma说很愿意给我们送货,问我怎么付款,我说等ALEX的报告出来就付,随便你要现金还是支票。他问价钱,我说需要找老板谈,但是包你满意,我们造炉子不是吃空气的。他问老狼供的货怎么样,我说到目前合作很好。他说他有一小批20%以下的,问我能不能吃掉。我想老狼送的货很多按车平均都不够20%。告诉ga’ma开始凑合吃了,但是以后要好的。他说了个非常便宜的价格。确定是运到工厂的价格后,我心里大骂老狼。我问货在哪里,他说在那边。问他什么时候能运来,他说只能等关口开放。我说多付钱,能不能尽快给我,我不能空手回去。gama说没办法,即使伪装成赞比亚矿区挖的货,找人出手续,那边也不会放行。心里再骂一遍老狼。Ga’ma’走了。

我们被老狼耍了,我早知道,河马说,所有人说的都一样,现在足够了。我问他你怎么不早说?他说曾经告诉过某某货都不好。我心里说你这个we 不包括我。既然我们来了,弄明白1手货的行情了,老狼就到头了。Ok, we stop him.我朝河马吹了一口烟。河马点个烟冷笑问how? And who? Only U, and me?我说当然,现在就我们2 个。河马笑,o, u know Chinese gongfu, teach me some, my brother.跳起来和我比划他从电影学的。我拉他坐下,I don’t know gongfu, but I have my way. 我指指头。河马怨我不够朋友,不教他功夫。我想今晚可能会有意外,教他一手最后时刻防身也好。拉他到屋里,告诉他就教一下,一定不要轻易使用,除非确定他要杀你。河马已经急的不行,马上发誓不乱用。给他比划看了,河马说就这么简单?能行吗?我说电影演的好看,是因为要凑够90分钟。拿个空塑料瓶叫他自己练。我先躺一会。河马练了几下找到感觉,自己又加了些很帅的动作,还学电影哇哇叫。看他爆发力那么好,忽然后悔教他,万一他手下没数,弄出人命怎么办。河马又缠我再教,我说等活着回去再说。河马说别担心,扎个马步比个姿势。我拿起没电的手机装做给他照相说茄子,喀嚓!河马说I’m super star! 我说休息一会吧,今晚有big job.。河马躺下还在比划。一会就响了胡噜。我也想睡,太困了,可是半夜也没睡。河马忽然醒了,坐起来。我说现在还没事看来今晚是没事了。河马说你睡吧,我值班。难得他这么勤快,一会我也睡了。
抽空来招供。大家久等了。。

迷迷糊糊的忽然醒了,感觉左胳膊底下压了个东西。赶紧爬起来看,外面已经蒙蒙亮了,床上没东西。看看胳膊,核桃大的疙瘩,不痒。想起以前某高人指点我,不疼不痒的更可怕,吓的赶紧挠。河马醒了,看看说是蚊子咬的。来的时候河马就说过,虽然是在湖边,但是蚊子比城里少多了,不用担心。果然几天晚上在外面坐都没看见蚊子,只有别的虫子来参观。可能是被鱼吃光了幼虫。我笑说today I’m very lucky。河马说of course, they never drink other kind of people. 还做个痛饮的动作。这样偏僻的地方应该不会有矮子病吧?用昨天教河马的招比划他,河马倒下做惨死状。

一拉门发现昨晚竟然忘了锁。太不小心了。在走廊坐下,一边欣赏湖上的晨雾一边拿清凉油擦疙瘩。脑子慢慢启动。一声怪叫劈来一个熊掌。我一边躲下面踢他膝盖。河马跳开,做气收丹田状。我拿出烟丢给他1个。黑人都这样。我接触这么多非洲黑人,从来没看见他们发愁。大部分黑人都生活艰难,但是他们每天都兴致勃勃。也许会发愁的黑人几百年前都愁死了。
可能不到5点。酒吧还没开门。河马从屋里找到2个小半瓶的芬达,递给我1个,问我早晨吃什么。我抽那么多烟现在都饿了,何况这个米袋。今天真正蛋尽粮绝,带来的东西就剩几瓶水和柴油了。面包还可以,吹羊人的羊肉连河马都不敢吃。想起昨天叫阿德带鸡蛋来,问河马煮蛋味道怎么样。河马说非常好。我们一起去屋里找调料包。河马努力的蹲下,从桌子底下拣到2个油包1个盐包。共有5个盐包,凑合够了。

音乐响起,酒吧开门了。我出去喊tody拿饮料来。Tody拿了半箱芬达来,把空瓶收拾了。开了2个,递给我一个,自己1个,边喝边走了。当然这个又算我请,连谢谢也不说了。喝完芬达不饿了。点个烟看湖水点点金光。从头到尾想了1遍计划,主意已定。对河马说今天我们把老狼拿下,明天回去吧。河马奇怪的看着我。叫他速去请ud来细谈。
邻居们也起来了。看他们刷牙洗脸,我都不明白,他们洗不洗,刷不刷,能看出来吗?该黑黑,该白白。有2个和我打招呼,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今天或者明天就回去。心想今天发动他们出手,替我把老狼拿下。

一会河马ud和阿德一起来了。阿德提个草篮,好多鸡蛋。叫阿德去提水生火煮蛋。和河马ud一起进屋坐了。把我昨晚想的计划和他们说了。我要求ud全力配合,表现好,以后这里的货都让他替我们收。Ud 没说话,伸手我们用力握了一下。河马问,邻居们会不会把我们也抓起来?我说我会看情况,提前给他们开会的。今天老狼肯定会来,逼他摊牌,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放弃,就按计划拿下他。Ud说警察比较远,在50公里外的其延吉才有警局,不过军队近,边关就有他朋友。我说那先去找军队吧,尽快叫个头目来我和他谈谈。Ud走了。出去看蛋。阿德做的不错,20个蛋都煮好了。轻轻敲裂蛋壳,仔细洒上最后的几个盐包继续煮。几个邻居在酒吧门口坐的聊天,看我站起来,就用力嗅。我告诉他们一会就好,都来吃。心想吃吧,吃饱了好给我干活。今天就看你们的了。阿德从塑料袋里面拿出皱巴的书和本子递给我。土语看不懂,看英语课本和科学课本。英语大概相当于我当年初中2年级的,科学课本说的是世界地图,经纬度,海拔,温度,压力什么的。看他的作业,普通的硬皮本,虽然破烂,字迹很整齐,基本都是A。英语,土语,都写在一起,后面还画的烧瓶,镜面反射图。看来赞比亚小学不用减负。问他where’s your pen? 阿德说丢了。问他怎么写作业,他说可以借同学的用。可惜我用了这么多年的派克圆珠笔有特殊意义,不能给他。河马用的笔是公司从超市统一买来发的,普通的圆珠笔。叫河马先送给阿德,回去再买。河马又拿出个笔记本,才写了1页,送给阿德。问他拿来多少蛋,阿德说40个,其实是3打,4个是送的。按40个和他算,4万。给他个2万,1万,还有些1千2千的,凑了4万。如果他要留自己的,零钱方便些。叫阿德去提水。

河马蹲下翻动鸡蛋,问我计划能行吗,我说老狼今天肯定来,按我计划办,起码拿回车和护照应该没问题。这么长时间给我们送的些破货,还有这次企图欺骗我们,还有胳膊上的大疙瘩,今天都和他一起算。拿个蛋尝了,味道不错。叫河马和几个邻居一起吃。问fred是不是这里做的最大的,fred 说gama和zu’lu 做的很大,zulu的老板是赞比亚某酋长。既然这样,看来应该和zulu多聊一会。我说如果有麻烦,你能不能帮我?zulu说没问题,军队警察他都熟。太好了。拉住了zu’lu,起码我和河马的安全有保证了。继续忽悠zulu。聊了一会,ud和一个兵回来了。众人纷纷和兵打招呼。看来这个兵还有些能量。Ud 介绍说是中尉,叫mili,关口2个负责人之一。我拉他的手一边摇一边仰头看他2米多的身高。他只有河马半个粗,却比河马高1个头。赞比亚人不算是身高突出的黑人民族。不过手很有力量。我说morning mr. tall, sit down, we have breakfast together。 Mili 笑,thank you mr. goat, I heard your magic eggs from uncle D. 我摸着胡子说虽然胡子长但是我并不老。Mili 说but I’m too old, more than 22. 大家都笑。一起吃蛋。我想这个mili 22岁 就负责关口,看来是有些关系,太好了,拿下他。有了他,我们就更安全了。烟还有几根了,不够。正好阿德回来,给他个蛋,拿钱叫他去买1条super match 和1条薄荷烟。阿德一边飞跑一边吞了蛋,几分钟就买回烟来。 我把烟都拆开,让他们自己拿。Mi’li毫不客气,先装了4盒在军服裤兜,又拆开个薄荷烟点上。其他人也点上。我也尝了个薄荷烟,味道很足。大家一起吞云吐雾。他们都在谈论关口开放的时间,各种说法都有。酒吧的tody很会做生意,站在门口朝我做个饮水状。我朝他比划个形状,他立刻搬了一箱饮料送来。河马叫他换啤酒。对啊,我不喜欢喝酒,都忘记酒吧还有啤酒卖了。Tody确实会做生意,根本没把饮料搬回去,又搬一箱啤酒来。我现在明白tody为什么能从刚果来这里开店4年了,佩服这个小子。有啤酒助兴,众人更高兴,又聚了些人来。看mili 痛饮啤酒,我估计他们平时也没什么钱过酒瘾。我小声对河马说幸好你提醒,我都忘记啤酒了。河马说这里最好的就是冰啤酒了,他们很喜欢。可惜这里电不足,tody的冰箱也太旧了,啤酒不够冰。

直到中午时分,众人散去。我又拿3包烟给mili。Mi’li说3天内他都在关口值勤,有事就去找他。很好。3天够了。奇怪,老狼怎么还不来?难道走漏消息,老狼怕了,躲了?村里面应该还有老狼的眼线。如果他不在赞比亚境内,我的计划就不灵了。不过他还没拿到钱,应该会来。以防万一,我对zulu说这2天――可能――会有麻烦,需要警察帮忙,叫zulu和ud一起去趟警察局和他朋友先打个招呼,叫警察知道我。Zu’lu答应了,和ud一起开他的柴油4500飞快的走了。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2:05:23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兵mili的表现看,拿下警察也容易。好了,万事具备,就等老狼来了。就剩我和河马了。河马问what we do now?我说什么也不用做了,等老狼来就行了。河马不解。我拿了3个瓶子,摆在锅周围,对河马说,now we have police, solider, and our lovely neighbors,  where he can go? 河马问you prepare a trap for John? 我说 it’s not a trap, he play all of us first, so he must payback. Before he fill into trap, shall we give him last chance? 河马说yes ,maybe we should. 好吧,既然河马也这样说,再给他最后个机会。我看着墙上的蜘蛛爬行。蜘蛛爬过的地方留下丝网。有个苍蝇不幸落在墙上飞不了。蜘蛛跑过来擒住了苍蝇。河马也在看。我拍拍他肚子说it’s your show time, Spiderman. 河马立刻跳起来胡乱比划。

不理他,我回去休息一下。躺床上犹豫了。如果老狼死不改悔,按计划拿下他,弄重了可能老板会批评我,弄他轻了我确实不甘心。这么长时间他送的都是垃圾一样的货,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买些高品位的,再装些不要钱的低品位的,凑够1车50-70吨送来。真是打的好算盘。好多次车上的货明显是几种不同的,高低差别很大。我还说过他几次,以后就送高的就可以了,哪怕就20吨,算来也不少拿钱,何必多付运费运那么多垃圾货。我们还付那么多海运费运回国。船公司可不管你品位高低,按重量算钱。他答应了就是不改,依旧送掺和过的货。叫仓库别的同行看笑话了。而且经常送货来仓库的时候,除了他2个侄子押车,还有几个年级比较大的人,什么都不干,从头看到尾,现在明白是真正的货主,不放心老狼,跟货来等着拿钱的。老狼只是个中间人而已。肯定是他从我们公司拿到钱没给货主,自己花了,却遇到封关,2个多月没有生意,没有新钱去填就坑,就想骗一把。为了保险,选了这个没信号的偏僻小关口,路上再以办手续为由,拿到我和河马的护照,再以查看矿区为由,把我们的车开到刚果去,把我们困住,逼迫我们给钱。既然他没钱还债,就没钱买货。这个关口的人都基本没见过他,估计对面的矿区他也不熟,很难赊到货。而且所有人都在等,就他能运货?而且他一再强调晚上装车,晚上看货,又不和旅馆的同行打交道,还叮嘱我也不要和旅馆的人说话,开始还让我们住他朋友家,肯定是怕旅馆的人知道他的行动。货肯定和旅馆的人有关。那他所谓的货从哪里来?就算是偶然,这么多事情串在一起,就指明1件事,他准备偷货。而且就是偷旅馆的人的货。他整个计划就是瞒天过海。成功偷到货,就要我给钱,至于货能不能到我们工厂不在他考虑内。万一不幸被货主抓了,完全可以全推到我头上,说是我指使他干的。因为我已经为此付过钱了,他给我写的收条就是铁证。我又不能把收条毁掉。旅馆的人有的天天去看货,有的隔几天才去看,给他机会。晚上有足够的时间偷货。就算车还陷在半路,他可以先偷一些高品位的藏起来。等车来了再明目张胆随便装些不要钱的破货盖在上面。这几天问了许多和他无怨无仇的人,说的都和他相反,证明了我的推断。

叹气。我也不是善男信女,如果他开始就坦白是来偷货,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他想办法。到现在还在编瞎话。简直是侮辱我,我们的智力。不管他是想玩我还是玩我们公司,不能轻轻放过。治病救人吧,今天再给他最后机会,不悔改就给他吃药。现在我也是只管治驼背,顾不得人死活了。

正在胡思乱想,河马推门,hi, jony, they are coming. 我出门看,果然来了。老狼和其克,还有个龟头蛤蟆眼的家伙开我们的车停在路边。天助我也。连虾兵蟹将一网打尽。看看车,好多泥巴,前保险杆都裂了,左后轮严重缺气。我叫河马去车上坐,千万不要下来。河马跑上车坐在后排,和2个狗东西吵了几句。其克开车往他房子开去。我点个烟看老狼走过来。他不抽烟,我就多放烟雾熏他。可惜比较呛的dunhill没有了。和老狼进屋坐了。他先道歉,sorry jony, I’m late. from last night we loading until lunch time. 哈。看来偷了不少。我说来了4天了还没看见货,现在我们一起回ndola去,给老板汇报一下,如果老板同意,就派别人和你回来。我还有别的事,就不回来了。老狼说不行,货已经装了,今晚就过来交易,不能走。我说晚上不行,现在装了多少马上过来,我们在这边交易。老狼说现在可以,但是必须去那边交易。我说我过不去刚果,河马不懂看货,老狼说在中间地带交易。 我说货必须进赞比亚才能付钱,老板特别嘱咐的。货放在哪里都行,你找个院子停车,我付保管费,雇人看守。等老板同意了你就叫司机开车到工厂。他说司机不能等,索马里人很野蛮。扯淡。2个司机我看也是帮凶。我说按照赞比亚的运费行情,付的$5000按来回里程算都够了,他们担心什么。老狼说我想交易,我说是你造成的,说好的3天就回去了,在赞比亚这边交易,现在5天还没看见1块石头进赞比亚,还叫我去那边交易。老狼说给老板打电话,答应他。他刚果电话没电了,要出去找信号。一起出门。出来看见几个邻居在外面,我就故意问老狼what time you loaded the truck? 老狼不疑有诈,答from last night to now. 很好。只要他们听到你说是晚上装的车就够了。果然邻居交头接耳起来。

在小高地找到2 个信号,老狼拨了老板的电话。老板问现在什么情况,我说到现在也没看见1块石头进赞比亚的境,他一天一天的推,现在说今天晚上交易。老板说晚上太危险,不行。我说晚上人都不可能过关。白天也不行,旅馆这么多人都在等。就算白天车过来了,也有OP跟,跟到工厂就封门,因为你肯定拿不出正规的刚果文件。老板说老狼这不是疯了吗,你们马上回来吧,今天某人过生日,公司全体都在吃烤全羊和全鸡,我说从来的那天,车就被老狼弄到那边,要都要不回来,而且他回来几次都坐别人的车,直到刚才我们的车才回来,很脏,保险杆都裂了。可能是跑了几天,现在快没有油了。车又叫老狼他伙计开跑了,我叫河马坐在车上别下来。他可能是被人逼债,急了。把我的推断和别人的证词都说了,还有fred的报价等。老板也有些怒了,说太轻信他了。我说刚才给他机会,叫他一起先回ndola去说明白再来,他又放弃最后的机会。要不要拿下他?老板说算了,太危险,你们回来再说。我说趁现在拿下他没问题,以后找不到他怎么办。老狼忍不住要电话。老板不懂英语。我听老狼和小翻译在扯谎,说货早备好,就在那边,我不肯过去看货,也不让河马过去,不能确定吨数和价格就不能做文件,还和别人吹牛。我点了烟用力抽了1口。一会老狼把电话递过来,翻译说已经这样了,赶快回来吧,别理他了,惹急了他就怕你和河马有危险。这么远,没法支援你。我说好吧,就当给他1个机会。收拾了东西就走。翻译说把电话给老狼。老狼拿了电话又开始胡说。懒得听他,回屋去收拾东西。

一会老狼进来说你不能走,必须等晚上交易。我说老板说了交易取消。老狼又要我给老板电话,我说老板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不用再重复了,我现在就走,你叫其克把车开过来。到门口喊老板娘,算房费,连老狼的房费也算给她。老狼拉我胳膊到床边坐下,说you can not go, jony.1字1句的。我第一次觉得他的黑手很脏。我说I must go now, now. 老狼微笑说路很远,你会迷路的。我也微笑说别担心,河马认识路,而且我在中国开车很多年,中国比20个赞比亚还大,不要和我说远。其实我早习惯了出门前看地图,来之前我就知道有另外1条路,不用穿过刚果,就是绕远200公里。老狼说你没有护照,我说老板会给我办个新护照。低头不停的收拾。其实很多东西都不必带了,3分钟就能收拾好。慢慢磨蹭就看他还有什么招。老狼右手伸进西服里面,我很紧张。他只是掏出电话看了看。TMD。

听见有车过来。出去1看,是我们的车,停在栅栏外面。河马坐在付驾,放下玻璃对我说no diesel 。果然是没油了才回来的。我走过去,老狼跟在后面。车没熄火,油表已经亮黄灯了。我决定再试验老狼1次。我说how about we go that side to check the material now? 拍拍腰包。老狼立刻乐了,yes, we go. 哈哈,他还不放弃妄想。我说give me one minute, we go together. 招呼河马一起回屋。河马说why ? jony, we can not dealing at that side. 我问他have you got our passport? 河马得意的掏出2本护照,yes, they still in the box. Chike is not very happy when I got it. 看他表情不止是其克不happy那么简单。表扬他Well done。 河马说we can not go that side, 我说of cause we NOT go, but I want john say NO himself. 河马说he will very happy if we go that side, he can not say NO. 我说don’t worry, lock the door, stay in the car. 出门故意大声叫阿德去找ud 来。阿德跑了。

老狼做贼心虚,过来说no no, jony, no others, only we five go there, its our business.  我说yes, but here the stones is different  with others,  I don’t  know how to get the percentage. Uncle d know these stones very well, I need he go with me. 老狼拿手机给我看时间说已经3点多了,来不及等ud了,要不天黑前就跑不到矿区了。我说行,你等等。我喊fred, gama.。几个人应声而出。我说去矿区看货,请帮我看看含量。朝他们眨眼。没等他们答应,老狼就急了,过来想拉我到旁边。我躲开他又来拉。河马看见不对,推开车门跑过来。不好。我赶紧喊河马stay in the car. 已经晚了。其克开车朝关口跑了。老狼表情立刻放松了。

我也放松了。自作孽,不可活。我也不必顾忌什么了。要是他和我讲道理讲法律,每个国家可能不同。和我耍横的,这个我懂,全世界都一样,谁下手快谁下手狠谁就赢。点个烟,要老狼电话用。老狼犹豫一下还是给我了。来不及去小高地了。我写了个短信except the truck fee $5000, only give john the $3000 you agreed. our car run away Congo again. Will go back after settle john. Jony.等发完了,再删掉已发送。电话扔给老狼,说you lost the last chance. 看面前河马,fred, gama, 等6 七个人在看着我。Ud 和zulu也赶回来了。我说gama, may I use you jeep? Zulu is tired. 河马也说yes ,we need to chase our car.  Gama 立刻去发动了车。河马 ,ud和我跳上去,倒车出去。我对老狼说have a rest,  I will bring back the car myself。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2:06:21 |显示全部楼层
儿子呕吐2天。吓坏我了。
昨晚好了。
Ga’ma开的很快,颠的我们东倒西歪。我说thanks a lot gama. Gama 说now I know you, jony.我从后面拍拍他肩。到了关口,我们全部下车去旁边小亭子办手续。问几个兵看没看见我们的车,他们说刚过去,开的很慢。河马和ud很快拿到个盖章的纸条,我叫他们2个先跑步去追。过关口要交一点费用,可能其克不舍得,会停在中间地带等消息。告诉他们 after find the car, get the key first. If the driver say something, just beat him. 他们2个跑了。Gama连车也拿到了纸条,可是醉醺醺的官员坚持不让我过去。刚才听ga’ma叫他kabu。Mr. kabu, 我搂着他脑袋说 I have to go, please, I can give you the tickets.掏出兜里1 团夸查,有20多万。他眼睛1亮,trust me, you stay here, I go. 抓起来装兜里。晃晃悠悠上车走了。形势很好。越来越好了。
点个烟走到架机枪的沙包,问1个兵where is mili? 兵说在office,指50 外的石头房子。我跳上沙包坐下,叫他快去叫mi’li来,有急事。他去了。

从旁边帐篷里面出来5个兵,问我什么事。我问他们认识和我一起的人吗,他们都说认识ga’ma和deric。我说有个刚果人偷了我的车跑那边去了,朋友帮我追。他们看kabu也帮我,就信了。有个兵还提醒我怎么不早告诉他们拦住那个车。是啊,我真笨。昨天就该告诉mili看见我的车进来就别再放跑了。拿包烟奖励这个聪明的兵。5个兵立刻冒烟。Mili来了,5个兵回去坚守岗位。Mili伸手问我有麻烦吗?我跳下沙包和他握手,说朋友和可爱的kabu已经去解决了。晚上请你喝酒,叫上kabu和所有不值班的兄弟一起来吧。Mi’li对他的兵说了,都很高兴。有个吉普车从旅馆方向开来。除了老狼没有别人。Mi’li拿腔拿调问may I help you? 我说thanks , if I need, I show you.  Mili答应了进帐篷去了。

我又跳上沙包,坐在树影下。果然是老狼,和旅馆里4个人。车主好像叫peter。没怎么打交道。老狼去亭子看看,kabu不在,拿不到纸条,兵们不会放他们过去,他们只能等着。4 个人凑在一起说土话。老狼大步过来,问我jony,why mala beat my boy? We r gentlemen, why you do this. what do you want? 哇啦哇啦一堆。 哦,打起来了。就是说河马他们已经截住车了,而且老狼的伙计是吃亏了,应该是被打跑了以后才给老狼通电话的。有河马冲锋,ud协助,gama和kabu押阵,对付1个瘸子1个瘪三足够了。忽然觉得这个破烟味道也不错。老狼看我没反映,声音更大了,jony, do you know who am I? General XX and Chief XX are my friends, last week I have lunch with President.吹了1大堆泡泡。还吓唬我,I will told you boss what you do these days, your boss will kill you. You make a big mistake. You must say sorry to me. 我微笑看他。喊吧,现在喊的越响明天我叫你哭的越响。他还真能说,我2 根烟都快抽完了他还喋喋不休。

看看旁边架的乌亮的机枪,可惜我不会用。弹掉烟头,跳下地慢慢说please shut up. I know you now, you are crook. But you don’t know me, tomorrow I tell you. 他还想说什么,我没理他,摸摸胡子说,you feel I’m short, seems like the goat, you think can eat me?  I will show you my teeth. 老狼愣了。拍拍裤子,回头朝帐篷喊,don’t forget our meeting tonight. 立刻从帐篷里伸出好几支黑手摇动。大功告成。最多再挣扎1晚上,明天他就插翅难飞。护照拿到了,车也基本拿到了。可惜手机没电了,否则应该放一段琵琶曲十面埋伏的最后1折,回营。走了几步,觉得浑身无力。peter几个傻瓜还在嘀咕,不想坐他们的车。看见kabu的亭子旁边有个自行车倚在树上。回去问mi’li, 是他1个兵的。我说给我骑回旅馆,晚上去找我要。好多年没骑车了。国产自行车质量确实不怎么样,变速很涩,路又差,座位太高。

好不容易骑回去,想躺下,发现门锁的。想起是河马锁的门。我没钥匙,河马应该快回来了。在走廊椅子坐一会。抽完1 个烟觉得冷,下去坐在台阶晒太阳。5点多的阳光没热量了。叫阿德生火。阿德马上拿来炭炉,加了炭用力吹。很快就暖和了。阿德又捧那个草篮来,boss, the egg is done, do you need some ? 真是个有眼色的好孩子。拿1个吃了,虽然没盐味,也很好吃。2口就吞了。又拿起1个。Peter 几个和老狼回来了。一边拨鸡蛋皮一边看他们。老狼下车就悄悄的回院子里面了。怎么不叫唤了?你熊了?哈哈。用力嚼这个倒霉的鸡蛋。Peter过来问you and john, what happen? 真迟钝啊,还没明白。看来还得给他们加把火。告诉peter, I will have a meeting at 19.00 tonight, wish all people here can attending. Peter 点头走了。叫阿德去每个房间通知开会。

Gama的车回来了。河马和ud笑嘻嘻的出来。我朝河马比划拧钥匙,他亮出手里的车钥匙。走到房间门口,河马1摸兜,不笑了。回gama的车找了一会也没有。过来和我说可能是掉在我们自己的车上了,也可能和其克扭打的时候掉了。我非常想躺下,没力气说他了。我指指所谓的办公室,河马去了回来说没有备用钥匙。看看门板和锁,用力踹了一下。还好门开了。拉开包找了件厚衣服穿了躺下。河马问why you angry ,jony? We got everything back, tomorrow we can go home. 我说not angry,I’m happy too, but I feel cold, let me have a rest. 河马说wo, the mosquito, you got malaria. 摸我胳膊上的疙瘩。懒得和他废话,挥手让他出去。河马说I’m just at the door. 好兄弟。可是我现在没力气理他了。

躺了一会感觉好些了。河马进来问what you want tell them? now is 19.00. 我坐起来说 tell them the story John told us in these days. 河马说so we will lost John? 我说of cause, that’s what I hope to see. 河马说you find new supplier? 我说why you drive when you can fly? (这句话写在ndola机场的牌子上。)now there are more than 30 new suppliers waiting for us, like uncle D, gama, fred, zulu. 出来还想锁门才记得门已经烂了。不管了,现在谁还敢偷我的东西。河马说他们都在里面的院子等我们。我说I think they are better than John at least. 河马说yes, much better.

进去1看30多人基本全齐了。老狼自己坐在一边,ud和他的1个警察朋友其撒拉 ,gama, zu’lu, fred 等几个和他们各自的伙计坐一起,还有tody 和阿德,老板娘也在。其他10多个人坐一起。还弄了桌子放在中间。我说阿德你回家吧,叫河马先付他今天的1万和40个鸡蛋钱。阿德拿了钱说your door is broken, I sit there until you back. 好孩子。真敬业。

看众人坐的阵形,他们是心里基本有数了。很好。这样我点拨几句就够了。搬个凳子坐到炭炉旁边。炉子上有1锅希码粉正冒热气,味道很好闻。怎么没人说话?那我先说。问河马where is the car? 河马凯旋归来还没机会炫耀,憋了1肚子,立刻滔滔不绝。Ud 不时的补充几句。原来他们跑步去追,果然在中间地带看见我们的车停在树荫,其克趴在方向盘上讲电话。河马冲上去拉开门将其克拖到地下,几个重拳再摁住,ud从他裤兜搜到钥匙。瘪三还跑过来比划,河马跳起来用昨天学的的招瞬间将他放倒。2人准备发动车回来,不幸有个刚果警察来这边办事,正好路过。其克和瘪三立刻鸣冤,河马拿着车本据理力争。Gama和kabu赶到。刚果警察不肯放弃到手的肥肉。最后协商结果是车先放在原地,钥匙归我们。明天2边警察一起解决。

要麻烦ud的警察朋友了。看看河马,河马说don’t worry, I will finish it. Ud 也点头。
有个面生的老胖子问what’s the problem on earth, Jony? 好吧,给你们理一理。问他们谁能在近期弄1车刚果货来,都说不能,因为没有刚果政府的手续,关口也没人收税。我看老狼,you can, right? And have the regular paper? 老狼竟然说他没保证一定能弄到。河马忍不住,说if you never told boss you CAN finish the deal in two days, why we come here from Ndola with so many cash? And why we hire the truck from Ndola? Because you said the material is there waiting for us, we pay, get the paper, and go back. 河马问他们借电话打给老板和老狼对质。老狼急忙说at the beginning I can get the paper, but my friend left the position, I try to get paper from another one, so cost some days. 哈哈, 真佩服他神经够粗,现在还敢狡辩。瞒天过海,绑架了我的车和护照就想逼我低头,真是胆大包天。希码粉被主人遗忘了,不再噗噗响,发出了一点糊味。我把锅端下来,笑眯眯看老狼,心想你以为自己够黑,你只是外面黑,里面你没有我黑。今天叫你见识。肚子饿了,不和他罗嗦了,解决他吧。我问众人,do you know who can give you the standard paper in this special time? I mean his position. 众人表示不可能。酋长,部长的货都堆在那里等待。再问老狼will you please tell us what’s your friend position? And how can your stones across the boarder? I’m sure every one here wants to know. 众人盯住老狼。 再问you got stone from the same mine with these gentlemen here, right? who give you the stone?老狼张口结舌。我说you dealing stones many years, right? Who loaded the truck at night? 他们都说晚上没有装车的。问老狼You loading at last night, right? 够了。叫河马留下,我回屋躺下。头昏,睡不着,很想吃1大锅热稀饭。再来点咸菜就更好了。

过了一会听到七嘴八舌,关车门,好几辆车发动了朝关口去了。很好。去吧,都去看吧。驱虎吞狼已经完成。我是怕死的,河马虽勇,也不能让他直面老狼。万一出事我承担不起。Ud 50多岁了。我们3个一起上,也对付不了狗急跳墙的老狼,其克,瘪三和 2个索马里司机。索马里人据说很凶悍,所以纵横非洲的卡车公司喜欢雇佣他们,起码很多赞比亚人看见他们头痛。不过有30个壮汉就在眼前为什么不用?就算他们是5个虎,也架不住30多个狼吧?还是护食的狼。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2:07:03 |显示全部楼层
河马推门进来,you told the soldiers come here? 都把他们忘了。问河马来了多少人,河马说差不多20个。叫他去把tody的啤酒抬2箱。赶紧起来套件衣服出去。1眼就看见mili,拉他在酒吧门口坐了。Mi’li介绍他小弟们。发现了可爱的kabu,和ud的警察朋友在聊天,一起都拉过来坐。Tody抬出啤酒,音乐调到最大。啤酒和音乐正是对付黑人的利器。众人立刻舞蹈起来。就我,河马,ud,kabu,警察和mi’li还在坐。灯也没有,就1个蜡烛,真是群魔乱舞。看见栅栏旁边停了个车,喊河马去问问是谁的,借车灯用。有2个强灯照在墙上好多了。起码众人的面孔不再是3点式。招呼5人走到远处,问mi’li怎么才来。Mili说等他小弟换岗。问他路上有没有看见车,答有4个车塞满人去关口了。问他晚上能过境吗,答其中有几个超人。明白了。算他们路程,最快也要天明时分才能回来。放心了。Mili问发生什么事,警官其撒拉立刻抓住机会,滔滔不绝。有会上听说的,有会后听众人谈论的,有河马等灌输的,也说的差不多。本来我还想请求mili,kabu和其撒拉给我看住老狼及其同伙,如果他们进境了的话。现在看来不用我提了,有比我还急的。回去与民同乐吧。旅馆的同学们有的全屋出动了,有的留人看家。河马也邀他们一起来喝。个别的还有点疑问,谢绝了。

一会tody的啤酒没了。好酒的kabu建议去另一个酒吧继续。已经这样了,去吧。一路摸黑去到2号酒吧。200米走的很艰难。又拿烛光下酒。隔壁有个店铺还在营业。虽然就6个平方,卖品真是够杂的。糖,花生,面包,火柴,帽子,锁,自行车内胎,塑料布,搪瓷盘,烛光下也看不清。面包吃过,是安全的,买了1个吃了。回去拿了1瓶芬达坐在栏杆上和众人碰杯。几个兵过来表示我们是朋友了,下次再遇到麻烦就直接找他。白天还能记住,现在只有蜡烛实在不能保证明天还能认出他们。2号酒吧的啤酒不幸也喝光了。掏钱包给河马去算帐,叫ud先陪我回去。路上表示感谢,希望他明天代表旅馆的各位同学和我们一起回ndola。Ud 很高兴。

回到旅馆,几个人和我打招呼。明天你们就会更热情的问候我了。睡觉吧。非洲的晚上竟然也这么冷。

河马回来了。大声的叫jony ,jony,my brother, where r u? 我点上蜡烛,河马还是很兴奋,we win, why you not happy?我说我也happy,就是有点冷。河马问我喝酒了吗,我说喝了半瓶。河马说我不应该喝酒。去找tody拿了4瓶幸存的芬达。忽然有个主意。点了炭火,刷了锅,倒了1瓶芬达加热。喝了感觉好多了。河马过来拍我肩膀,严肃的说I can’t believe, we win! How can we do this? 还吧哒嘴。我说明天还得把车弄回来,钥匙呢?河马说别担心,交给我吧。反正老狼大势已去,我懒得动,就让他锻炼一下。河马非拉我聊天,和他出去坐下。屋里味道太差。知道他想说什么,故意让他细说追贼过程。河马绘声绘色。说完了又问我怎么光请mili和其撒拉喝酒不叫他们把老狼抓起来。我说他绑架我们车和护照勒索要钱只是我们说,老狼可以狡辩,不够抓他,要Gama和zulu等人报警才够力。河马问怎么能确定老狼偷了别人的货?我说老狼和这些人都从这个矿拿货,这个小小矿区能有多少货?zulu等人做的比老狼大多了。这么多人常年做这个矿,还能有量给老狼这个陌生人?他白天睡觉晚上忙,什么人晚上做生意?他要我们带现金来,就是说他自己没有钱。我们坚持不付钱,他拿什么买?他还想要钱,就只能装1车货来给我们看,没钱谁给他?他和这里的人都不熟,还故意躲gama他们,为什么?还有其克,连几瓶水都吞没,这些人都不理他,同乡tody都不说他好话。In china, we say dog play with dog, cat play with cat. 河马说ud也说a  good Congolese is a dead Congolese. 我笑。问他当时怎么拿下的瘪三,河马要我扮演瘪三,演给我看。陪他玩吧。河马反复演了3遍,还学李小龙怪叫,意犹未尽。又叮嘱他以后慎用,因为你力量大,速度快。河马洋洋得意的答应了。

坐下抽烟。一会河马弄了炭炉来,还有几个土豆。放下了心事,看着大湖,听着涛声,月光下围炉烤土豆,真够浪漫的。可惜眼前人不是美女。河马郑重的邀请我回去后去他家作客,告诉他父亲我们是兄弟了。答应他。河马问我怎么想到让gama,zulu等去对付老狼,我想了想,给他解释驱虎吞狼,如果狼吃了你的羊,就告诉老虎本来有半个羊是给老虎准备的,狼就有麻烦了。河马大奇,赞我聪明。我可不敢贪天之功据为己有,告诉他从中国的孙先生的书学的。河马问who is Mr. Sun? where he is ? 告诉他孙先生是将军,不过25个世纪前就死了。河马大惊。又要我讲孙先生的故事,围魏救赵好像简单些,就和他说,比如你去追贼,贼的同伙就砸你的车,你只好回头救车,贼就跑了。他还要我再讲,我中文都说不明白,怎么用英文给他讲。告诉他去卢萨卡图书馆找找英文书。吃了土豆,我们2个都困了,回去睡觉。半夜听到有车回来停在院里,一会又走了。

第二天早晨6点左右,tody刚开门,我也醒了。嘴里发苦,刷牙。刚端了杯子牙刷出门,zu’lu和gama开车回来,冲到走廊前刹住。下来8九个人,Gama和zulu坐在方向盘后面没下车。老狼垂头丧气,2个人陪他去了里面院子。好戏开演了。过了2分钟,老狼提了包出来,上车,有个人不太客气的推了他一把。Gama看了我一眼,2个4500朝其延吉飞驰而去。这样的路能开这么快,佩服。我赶紧叼了牙刷腾出手来鼓掌送行。河马出来兴奋的问they start? 我说yes, today we can go home. 回去找出剩下的5根dunhill,抽个胜利烟。众邻居纷纷现身,1个个远远的就和我打招呼。我也笑眯眯的回morning。告诉河马争取上午把车搞定,午饭时间再招集个会,下午返回。河马去找ud了。

几个邻居交头接耳一会,到我旁边坐下。Peter给我做了介绍。哈,peter同学终于反应过来了。我问他们发生什么事,老狼和zulu ,ga’ma去哪了。Peter说你不知道吗?原来昨晚开完会众人商议请老狼一起,花了重金买通关口,放他们4个车过去矿区查看。正好看见10几个人在矿区角落,拿铁锹和袋子在装石头。抓住3个,其中就有瘪三,其他跑了。招供是老狼指使,捡品位高的垛,每垛拔拉下一点。头一晚偷了5吨大概,已经装车上。卡车是前一天脱离陷坑的,停在矿区附近的村外。捆住3个贼又去找到卡车,连2个索马里司机一起拿下,派2 个车先押了回来,又连夜去了其延吉警局。Ga’ma和zulu他们押老狼去找逃跑的人和其克兄弟。小贼当然找不到,只逮住跑不快的其克。今早一开关就回来了,送老狼去警局。老狼还要求拿上行李。哈,行李都带上,看来他知道自己不能很容易的出来了。Peter问我是怎么提前发现老狼偷东西的,头一天就叫警察来抓他。我说是你刚才告诉我他偷东西的,我头一天叫警察来喝酒是请他们和老狼谈谈帮我把车要回来。阿德来了,叫他去买几个面包先。

旅馆前的空地逐渐聚了好多人。很多都没见过的。河马和ud 回来了。进屋谈。Ud说早晨有人告诉他情况了,现在要拿回车来就更容易了。我再次表示感谢他的帮助。Ud 摇头说感谢我除掉老狼这个black sheep, 保住了常年在这个关口做生意的人的声誉。我说是老狼偷了gama他们的货,被失主抓了,和我没关系。3人都笑。Ud说一会其撒拉就来,一起去把车弄回来。我说尽快,下午最好能上路,午夜就到ndola了。Ud拍拍他的小包,说行李都收拾好了,可以随时走。

到门外坐下。还有最后2个dunhill,给河马1个。一群人乱吵吵的。看我们出来,围上来。问话的有,感谢的有。难得人这么齐,决定现在就开会。示意河马和ud应付他们。2人统一口径,表示我们发现老狼吹牛之后就想回去,叫其撒拉和mili来只想拿回车而已,不信可以问他们。众人表示只有老狼是骗子,他们都是正直的绅士,一起在这里做生意很多年了。河马说当然相信,感谢他们对我们的帮助。众人表示完成现有合同以后可以给我们供货,有机会去ndola找我们。我说ud你们都很熟了,以后他替我来这里。叫河马拿炭在墙上写了我们的名字和电话,地址,画个地图。众人纷纷掏出电话和纸笔。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梦非 实名认证    互助团队认证 

822

主题

211

好友

1万

积分

非盟副军长

签到天数: 521 天

[LV.9]以坛为家II

社区居民勋章 我型我酷勋章 宣传大使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社区劳模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葡语乐园

TA的圈子走遍非洲

a
0 0 1586
  @ME:     
发表于 2011-4-27 12:08:02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车飞快的从其延吉方向开来,冲进路对面的村子。众人跟去看。车停在1个土屋前,跳下6七个人,其撒拉也在其中。他们挨个搜查每个土屋。从1个土屋跑出1个人,被追上,群殴了一会,拖到车后,拉开后门丢进去,开车跑了。有人认出带头打人的是zulu的伙计。我想这个倒霉蛋应该是老狼或者其克的眼线。宁静的渔村乱成一团。孩子跑,女人哭。没想到小小村子有这么多人。

其撒拉过来和我们打招呼。他证实了刚才的倒霉蛋是个从犯。我问他now all the rubbish cleaned? 他说是,现在lupia 村又干净了。我说你们警察每天打扫垃圾很辛苦,他说感谢我让他们发现了垃圾。河马纠正他是gama等人晚上抓住的贼。我说还要麻烦你去和刚果警察说明情况,把车要回来。他说没问题,那个刚果警察的老婆就住这个村,现在就能找到他。河马和ud跟他一起去了。阿德递给我面包,问发生什么事,告诉他没什么,just do some cleaning, now we finished. 掰了半个给他。阿德问我要回去了吗,我说车回来就走。阿德问我还回来吗,我说不一定,ud肯定会回来,我给你买些笔和本子叫ud带给你。阿德蹲地下不说话。

河马他们4 个回来了,和刚果警察一起。远远的就喊jony, let’s go to get the car. 我说你们去吧,我和阿德说话。河马提了2个柴油桶,fred自告奋勇开车送他们去中间地带。趁他们调头,我回屋找了空塑料瓶,叫阿德递给河马。阿德回来,我告诉他以后有事就找ud,他点头。

插句话,表扬一下赞比亚教育部。我在赞比亚去过3个边关,沿途看到路边很多小破村,就几十户人家,都是土屋,掩映在草丛中象蘑菇。但是村里最好的房子都是学校。起码是正规的砖房,铁皮顶,门窗都是明亮的玻璃,桌椅齐全。据说全国统一图纸。路边还有水泥牌,白底蓝字,写的XX BASIC SCHOOL.学生都穿制服,男孩是白衣蓝裤,女孩是白衣蓝裙,免费。半年学费5000夸查,1美元多点。 全国很多人住土屋草屋的穷国家,学校如此正规,很佩服。看看网上贴的我们国家的部分小学,还不如他们。曾经和河马说过,河马不信。上网给他看支教志愿者拍的照片,河马惊问is this from china? What happen? 我无言。
和邻居们聊了一会,听见车喇叭不停的响。河马凯旋归来,车停在门前。过去转了1圈,还好,除了前杠破了,备胎丢了,别的地方都没事。问河马how about the machine? 河马说没问题,可以跑长途。

Gama zulu 他们2个车和老狼回来了。还有4个警察。我注意到老狼手上的2个大金戒指不见了。老狼乖乖的站在车旁,警察拿了一叠文件问众人有没有要说的,弄清楚了就把老狼交给刚果警察了。我把河马拉低,说把其撒拉叫过来。一起进屋。     我说车和护照拿回来了,我们付的运费怎么办。其撒拉说他们从索马里司机身上搜到$1000,但是现在和卡车一起扣押,暂时不能给我们。哈哈,明明是撒谎。卡车从ndola到这里,司机路上吃饭加油最多花$2000,怎么会就搜到$1000。不过我这里的条子是老狼给我写的,不能证明是我给司机的。警察也想弄些油水,看来拿回来运费难了。问其撒拉能不能把老狼扣在这里,其撒拉说如果没调查清楚可以继续关他几天。我想想算了吧。不过这次全部的费用都算在老狼身上,以后和他一起算吧,反正我知道他在青克拉还有个家,$5000还是值的。警察把老狼推上车。我叫河马跟车一起送他过关。看他在车里垂头丧气,忽然想起在某书上看到1句话,过去隔车门对老狼说,go straight, be a man.。中文意思好像是走正道,像个男人样。ud说ga’ma等人告老狼盗窃,老狼已经供认画押了。

回去坐下,问ud哪里有轮胎打气的地方。本来是碰运气,缺气跑50公里恐怕不行,路这么差。ud竟然说有,还不远。叫他开车去。

众人和村民还在吵吵,不理他们,打盹。河马和ga’ma他们2个车回来了。河马说把老狼交给了刚果警察,那边昨天得到消息,急的不行,也要治他盗窃罪。原来该他倒霉,那些小贼半夜看不清,竟然把某部长和货堆也扒走一些。哈,这次够老狼受了。活该。这几天忙的对付他,现在坐下越想越生气。明明清楚我们公司实力,不是其他中国工厂能比的,还敢动歪脑筋。公司那么多人,老板不派别人派我来,他也不想想为什么。给他几次机会罢手,还不死心。笨的猪都不如,还和我玩黑的,以为没车没护照没信号就能逼我交钱。给他个教训,保证他以后看见中国人就哆嗦。

拿个面包使劲咬。最快明天凌晨才能回到NDOLA。回去我个人给他列的表,叫他给钱。当然还有河马的一份。以后他肯定还会去公司,和他要。否则,,,。这10天住这个脏旅馆,吃不饱,睡不好,还被蚊子咬了疟疾,损失大批脑细胞,还有精神损失。按每天要他赔我$100不多吧?连河马的是$2000总共。在村里溜达一会。路边摆摊的妇女和小孩都叫我big jony.哈哈,胜利的感觉,爽。

Ud回来了,说4个胎都充好了。剩的蛋都煮了吃。白水煮蛋就面包,真是淡出鸟来。收拾东西,算了房费,赔了门75000夸查。叫阿德上车,捎他一段。和旅馆的人告别,邀请他们去NDOLA找我。走了。

到阿德家附近放下他,把剩的面包和鸡蛋都给他。爬上山顶停车,看看lupia村,钱村,已经在丛林里很模糊了。由于我的到来惊扰了宁静的村子,不过我是被迫的。现在帮他们扫除了垃圾,村子又恢复平静。(整理自天涯社区)
祝贺去非洲网新版上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非盟入伍新兵

该用户从未签到

a
0 0 0
  @ME: 
发表于 2011-5-1 17:10:34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他妈的佩服你,我最佩服的就是有勇有谋,遇事不乱不惊的人了!你就是中国男人中那种好汉!这才是最经典的中国爷们形象!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renwill 实名认证     

95

主题

111

好友

1万

积分

社区版主

签到天数: 109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优秀版主勋章 爱心大使勋章

TA的圈子大话非洲

TA的圈子陕西人在非洲

TA的圈子山东人在非洲

a
0 0 4241
  @ME:   
发表于 2011-5-2 05:18:26 |显示全部楼层
赞比亚的中国公司去赞刚边境采购铜矿的故事,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一个简单而又精彩的故事!一个即将或已经成为历史的故事!
我爱非洲的蓝天白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网站地图|手机客户端|申请友链|手机浏览|关于我们|广告服务|Archiver|社区导读|社区新帖| 去非洲网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