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频道
非洲国家站点
登录/注册
国家首页 新闻资讯 政策法规 国情百科 海外生活 商贸信息 新人报到 网友交流 咨询求助  
查看: 879|回复: 0

[咨询求助] 中航国际...........还我公道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帖子

1

体力

9

非币

非盟入伍新兵

Rank: 1

发表于 2017-3-22 05: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公司安徽中迅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2014年与安徽湖滨建设集团下的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签订劳务分包合同,承建阿尔及利亚3000/套布麦戴斯省800套保障房项目,总包为中国航空技术工程有限公司。
   2015年12月份正式上人来到阿尔及利亚,开始做初步临时设施建设,并与安徽湖滨建设集团保持良好的合作过程。
   2016年底,按合同要求需发放工人70%工资,有22个工人合同到期回国,需要结清工人工资,这时公司出现资金不足问题,阿国现场有160人在等待发薪国内家里过年,阿国工资为每半年发放70%,剩余回国一次性结清。
  国内年30当天我与国内湖滨建设集团海外项目负责人联系,给答复公司在积极筹备资金并于当晚先拨付50万人民币,我支付了部份情况特殊工人工资,然后拿35万元人民币兑换本地币用于借支给工人过年生活费用。
  年初四我给湖滨建设集团总经理打电话,说年初八等银行能办理对公业务后筹备资金给工人解决工资问题,我司给工人开会把情况说明,传统节日春节工资不能及时发放,工人都情绪都很激动,不过跟工人解释后工人也都在耐心等待,年初三海外放假结束,工人因为没有拿到公司没有心情工作,所有人等工资发放后再上班,等至年初八后我跟国内湖滨公司联系,国内湖滨公司正在筹集资金,海外工人因为工资迟迟未能发放与海外湖滨项目部发生口角争执,因心情激动砸碎了几块窗子玻璃,在我极力劝阻下并和工人去中航国际海外3000套项目部询问工程款是否拨付,中航国际说和湖滨集团联系,工人又耐心等到正月十五,这时家里孩子都要上学,我司垫付了情况特殊的工人部分工资。
  在多次催要工资的情况下,2017年2月12日,正月十六当日上午中航国际海外总部赵总及3000套项目部迟总给工人组织了次会议,会上询问工人有什么意见,少部分工人担心迟迟未能发放工资这以后工作怕拿不到工资想回国,大部分工人提到工资没有及时发放公司要给予一些误工费,工人不想停工,他们不远万里出来挣钱养家,如果工资及时发放他们不会停工的。中航赵总也一一答复工人并记录下来。中航答应在一个礼拜内给工人解决工资问题,想回国的工人安排他们回国,误工费截止工人工资到账前4天,中航让我把所有工人工资明细做好,让工人、我司、湖滨三方签字盖章后提交给他们,并从中航总部派调两人来现场核实,给了一张账号声明让工人按格式填写,让想回国的工人在账号声明里明确是否,大多工人说等拿到工资再说,中航还让我司提供我司与湖滨的分包合同及我司下面的四个外包队伍合同和联系电话,我与2月14日把国内外的工人工资明细、我司下面四个外包队伍工资总款委托书、外包队伍的合同复印件、外包联系人及电话,提交给湖滨转交中航国际。这期间所有工人都耐心等待。
  2月21日工人开始催问工资情况,我询问中航答复等两日,工人等至2月24、25日左右开始发放工人工资,打了20人左右工资,剩余人员银行账号出现问题,要求工人更换中国银行卡继续发放,工人虽然抱怨,但还是打电话给国内亲属办理中国银行卡号再次提交给中航,2月26日左右部分工人工资发放完毕,剩余外包队伍大概70人左右以及回国20多人,说分部分项解决,并要求工人复工,外包大部分工人没有拿到工资不同意复工,拿到工资的工人要求发放误工费,中航答应协调解决。
  中航迟总,我,湖滨吴敏碰头商议工人误工费,中航和湖滨承认现场人员每人/每天/150元人民币误工费,我司考虑工人不易且想留下工人继续履行合同,愿承担工人每天117元误工费,但要求尽快发放合回国人员和外包队伍的款项我们好恢复生产。中航说分步分项解决,我和外包队伍协商,其中一家外包队伍经过中航与其私下协商同意再等等,另外两家迫于工人压力没有同意,后我司跟外包队伍工人协商,也同意了,我司给已经发放工资人员开会,并在派工单里填写了每人按20个工总5200元人民币误工费,工人同意都签字按了手印。
  2月28日中航国际来人在我司不知情的情况下逐个喊工人到办公室谈误工费,并没让我司参加,我司认为不需要司我参加,之后询问了下工人说有人拿了误工费,有人没拿,可能是没谈好。
  第二天3月1日早晨,中航国际派了翻译、3000套项目部阿国秘书和办事人员并带了三部警车,10几个带枪宪兵和一部中巴车,让工人派出代表来参加谈判,工人非常恼火,都说有什么事情不能谈,你带宪兵和中巴车过来是真意思。会中湖滨公司同意支付每人5万本地币作为误工费,工人代表提出要看一下昨天已经拿到误工费人员的凭据,要看下多少钱并要比前一天工人多一点点钱。哪怕是总共多给折合人民币几十块钱都行,中航国际不同意,有点僵局,有工人问我会不会抓我们,我说要钱天经地义,应该不会抓人,我让我父亲劝说工人,不要管别人拿到多少,只要大家觉得差不多就行了,我们还没商量结束,中航翻译进来说让这些代表去找中航领导谈,并把我们这些人的详细资料交给了宪兵,工人这个情况都不愿意上中巴车,宪兵开始强制性一个一个抓人进中巴,大概压了四五个人,其他工人在食堂后门看到我们被宪兵押上车,担心我们出事,急了一窝蜂全部冲出来,宪兵看我们人多情绪都激动都退到工地大门口处,工人把我们从中巴车中解救下来并让中巴车开出工地,这时所有工人情绪都很激动,认为中航国际做事太过分,全部要求拿到务工费回国,我看工人都很激动怕出事,劝说工人能拿多少误工费就拿多少吧,中航国际做事过分丢人,咱们不能丢中国人的脸,当天中午工人就开始拿误工费,下午中航开始订机票让他们回国。
  3月3日部分拿到工资及误工费的工人已经回国,剩小部分工人及外包队伍的工人工资和误工费没有拿到。我带外包队伍管理人员去中航3000套总部找迟总协调,迟总想留些外包队伍继续干活,我说这些外包跟我有合同的,不过我愿意劝说这些人留下,我明确表态如果湖滨跟我终止合同可以让他们继续跟湖滨或中航后面干,我怕他们谈话尴尬,离开给他们单独空间谈,让他们自己谈。事后我才知道中航的早跟我的外包队伍谈过,这些都是外包队伍告诉我的,我一笑了之,我只是想先把大家工资要到,让大家平平安安来平平安安回。
接下来我就一直陪外包队伍要工人工资,中航一直说等等会给解决,但是没有明确答复解决时间,工人都很着急。大家都想拿到工资继续干活养家糊口,在催多次情况下中航同意说下周一打款,3月6日礼拜一工人催问我情况,我问中航说这个礼拜内解决并劝说工人中航既然答应就不会有问题的,3月6日7日两家外包队伍都开始干活,其中一家外包队伍的10来个钢筋工被中航弄来宪兵吓的不愿意干回国了。
3月8日早晨中航国际下了两份文件并贴在办公室墙上,一份是督促湖滨与我和我下面外包队伍结算,并注销了我司下面人员在中航国际的签证,劳动证与居住证,并声明我司的任何问题他们不在处理。另外一份通告在这个项目干的分包队伍必须经过中航国际和湖滨公司的的确认才可以工作,否则将不受他们保护,同时我司不能代表湖滨公司签订任何合同,之前跟我有协议的外包队伍抓紧跟我办理结算并取得湖滨公司的确认。我非常的生气,湖滨公司一直都让我配合把活干好,哪怕人少也可以少干点。中航强制插手了我跟湖滨的合同,不过气归气,为工程大局与我司以后着想,我还是劝说外包人员继续跟湖滨或中航后面干,我可以结算回国,不能连累这帮子兄弟,外包一队伍继续在干,外包二队伍赵总觉得中航太过分,不讲道理过河拆桥,所有工人都停下来接着要工资和误工费,同时也不放心继续跟这样的公司打交道。
3月9日礼拜四距中航所说的一个礼拜还有一天时间,礼拜六礼拜天中航国内不上班,工人不能干活又拿不到工资或误工费,已经等了一个多月了,工人找我带他们去问工地驻现场的中航人员,我到办公室去找,说人在现场泵站,我带工人到现场在配电房门口遇到他们,他们说让工人在等等,工人说了不少气话,中航办事人员也比较生气,说他们也是员工,凭什么他们来解决问题还要受我们工人的窝囊气,工人说你既然是中航派来处理事情的就要帮大伙解决问题忙不能老是这样拖,后来中航办事人员就回项目部办公室了,工人问我怎么办,我让他们再等等,有几个工人里急等钱用,急躁的不行,正好看配电房在边上就把电闸拉了,要引起领导重视抓紧解决问题,我劝说也不行,工人说我老是让等等等,他们家里不能等,已经大半年了家里都等着钱用,要不我给钱也行,说实话我心里也很难受,憋屈,带兄弟们出来是工作赚钱的,到现在我们公司的工程量都还没有结算,我也有工程款,为什么不能把工人公司发放了呢,公司困难可以明确跟工人说,大部分工人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能老是拖今天说明天明天说后天。一个小时左右,中航3000套迟总和阿拉伯秘书来了,非常生气要求把电送上,现场3月3-4号中航好像进场了一些人在干活,工人挡着门不让送电问什么时间能给解决工资问题,说好立马送电,迟总说先把电送上再协商,工人不同意啊,迟总和工人都比较激动,这样情况下拉拉扯扯的发生冲突,我在边上拉开迟总尽量的劝说,迟总对着我说让我必须把电送上,在边上站了一会,我没办法只能蹲下来跟坐在配电房门口的工人慢慢劝说,迟总看了看说半小时后必须把电送上然后就上办公室去了,我劝说半天也没有办法,只有跟着上办公室找迟总并解释说这个情况我也控制不了工人,希望公司能尽快把工人问题解决,没有哪个工人愿意闹事,谁都想干活养家糊口,说着说着开车宪兵来到项目部办公室,工地配电房的工人在山上看到宪兵的车就把电送上回来了,这时那个阿拉伯秘书也来了办公室,问我谁关电的,要抓工人,我说我不知道,我也的确是不知道,我一会电话一会短信的还要劝说工人,阿拉伯秘书就说我知道我知道,因为我是现场的头,估计是我指使工人这么干的,跟宪兵嘀咕了一大堆,宪兵也吓唬我一大堆警告我10来分钟后就走了,我跟迟总又说了一会工人工资的事,还是没有什么明确回应,他也做不了主这些都要经过他们中航总部领导,当天下午中航总部赵总、3000套迟总和湖滨的项目经理开会,开会也没叫我参加,我在办公室门口徘徊看什么情况,之后出来告诉我让我把所有外包的工程款做一份并经过湖滨、我、外包签字确认后礼拜六递交上去,礼拜一就打款,其实之前就做过委托书,也都签字盖章交上去过。 我把他们给我的结果告诉外包工人跟管理人员让他们再等等,3月11日礼拜六我把所有需要的材料做好再次递交上去。
3月13礼拜一早晨所有工人账号都没有收到工资又来问我情况,我让他们耐心等一下,中航已经在打钱了,大部分工人也都对我说话报怀疑态度,我已经多次跟他们说明天、后天、礼拜一,我已经没有可信度了。
3月14日下午3000套办事员黄工来找我说其中一个工人账号有问题,当晚我让他开始弄账号,准备第二天提交。
3月15日早晨钱还是没到,工人都来找我,情绪爆发了,又要去拉电,我多次劝说也没用,工人在去拔电的时候我给中航总部赵总和3000套迟总短信说我控制不住工人,跟着打电话给迟总,迟早说要工资可以协商干嘛拔电,我说我已经控制不住工人了,最好中航来人给大伙组织一起解释一下,迟总给我发火,立马把电送上要不就带宪兵来抓人,等半小时左右3000套黄工跟阿拉伯秘书先来在配电房跟工人解释,之后来办公室门口告诉我让所有工人更换中国银行卡给工人转账方便,能尽快到账,又让我给工人解释,这时工人把电已经送上,有两个工人来问询情况,我们正在说话,这时迟总带宪兵过来了,谁拔的电啊,你们过来,不是要钱么,过来要钱啊。并让我召集工人看谁拔的电,我说我不知道,今天我都没到现场去,阿拉伯秘书又说你知道,就你知道,我真不知道我怎么得罪这个阿拉伯老巫婆了,估计是中航的人告诉他我是这的头,什么事都是我背后操纵的,我真冤枉,不过工人帮我干活跟我要钱就是对的,但我干了两年,我司还垫进去大概一百万,我哥哥、我、和我父亲到现在工资也只拿到20%,过年到现在100多人的伙食费大多都我们还在垫付。
说着说着宪兵就把我抓到车里带到警局,半小时候我父亲也被他们抓来了,来的时候还穿着拖鞋,宪兵把我们手机什么的都没收了,这时应该是中午12点左右,15点左右宪兵开始问我们个人信息情况,3000套的阿拉伯秘书和翻译也说了一大堆,口供记录后让我们签字,翻译说那些是我们的个人信息,我们看不懂不想签字,宪兵看我们不想签字又凶神恶煞的,我父亲60多岁了,最近为这些事老是焦心,连血压都上来了,我担心他出事签字了,我跟中航翻译说我父亲年龄大了,签完字让他回去吧。结果不行,接着宪兵带我们去医院体检什么的,问身上有没有什么伤疤啊之类的,我父亲量了下血压220-110,医生开了单子附在我们的材料里,然后我父亲在医院病床上吸氧大概半小时后宪兵又带我们回警局了,我比较担心父亲,不停的安慰父亲说没事,我们又没犯法,估计宪兵也就是问问情况让他平复心情,之后翻译就回中航公司了,宪兵给我父亲弄了一粒降压药后就把我们送到看守所了,我跟父亲在看守所口袋里的所有东西包括现金都给封存了起来,这时候父亲头晕心慌,我抓紧让宪兵弄点水给父亲把药吃了,就这样关了我们一夜。
第二天早晨3月16日宪兵把我们带到法院,给我们办理一次性离境证明,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我们3月1日就被中航国际弄成黑户了。经过一系列程序后我们跟等待室中的中航两个翻译以及一个总部办事人员碰面,得知我们已经订好当天1点半直航北京的机票后,我说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们商量,一直以来我都是积极配合你们,你们要怎么做需要提供什么我都照办了,你们让我回国我也愿意,我们又不是讲道理,不过我这边还有一部车需要处理,还有很多账目条据,我们跟湖滨公司的工程量还没有核对,最起码得让我们收拾下行李吧,中航总部人说让我们先配合办理一次性离境证明,这些事他会跟领导反映的,还说昨天宪兵问中航要不要追究我们责任,如果追究的话我们可能要判6-12个月的刑,他们没有追究。所有手续结束大概11点,出法院后中航立马让宪兵带我们往机场走,我们跟中航翻译、阿拉伯秘书以及宪兵往机场走的时候,跟中航翻译说我们走也没问题,起码把我们手机给我们,行李简单收拾下,翻译也相当为难,低着头一个劲的拿手机发信息,估计给领导汇报情况,说到机场后把手机给我们,我们提到昨晚看守所里封存的东西和钱要给我们。翻译说公司已经安排好了,到北京有人接我们,到了机场我说手机总得给我们吧。这样我有微信支付什么的起码在路上或者到北京后方便一些,中航翻译说手机什么的会给我们的,跟着办理手续什么的时间已经到1点20了,已经跟不上直航到北京的飞机了,接着宪兵交代些事后就走了。
航班跟不上了,阿拉伯秘书又给我们定了下午16点多法航的航班,这时父亲又出现头晕,心慌,阿拉伯秘书给父亲买了一盒降压药,父亲提到饿,翻译给买了四个面包和水,看着父亲遭罪的样子我心里难受啊,穿着拖鞋,一条单裤,上身穿件衬衣一件马甲,狼吞虎咽吃了一个面包,剩下三个舍不得要给我吃,泪都快留下来了,我又跟翻译提到才16点时间还有2个半小时,让公司把我手机送来,在巴黎等机起码我可以让父亲吃点好的,买双鞋像个样子回国。我说手机给我没事,我肯定配合的,如果我不配合的话我早跟人借电话或强行跑了。翻译还是支支吾吾的,估计他也做不了主,都是领导的事,为了感激她刚给我父亲买的面包,我就没为难她了,在这里也要感谢下这位翻译面包之情,快到点了翻译跟阿拉伯秘书把我们送到登机口看着我们上飞机走就走了。就在飞机快要起飞的时候我看父亲不对劲,跟虚脱一样,我说话怎么也不应,我急了跟乘务员说下情况,几个乘务员把父亲抬下飞机,把我们护照机票什么的都给了阿拉伯安检人员,我父亲在飞机登机口处地下我躺着我不敢动他,安检人员推了个轮椅过来,大概半小时后看父亲有点意识,我让父亲吃了三粒降压药后把父亲搀上轮椅推到候机室沙发上睡了两个小时,这时候飞机早飞走了。安检人员让我提供这边人的联系电话,我们项目部的号码我不记得了,平时都是直接翻手机打电话,中航的我到是有,不过我不敢提供,我怕这帮畜生又把我们弄去让宪兵关起来。我父亲已经折腾不起了。这样安检也没办法只能把我们带到出关口下面的一个小房间里,晚上给了我们点面包棍,这样在小房间里冻了一夜,第二天机场人员把我们送上早晨6点半法航的飞机,在法国巴黎等机的时候碰到中石油的几位朋友看我们惨兮兮的,热心的问我们情况,我们只能说东西被偷了,他们给了我们两包香烟,问需不需要其他帮助,我们拿了香烟,不好意思再张口,在这里非常的感激他们。
3月18日早晨7点左右抵达北京,看机场也没有中航的人接我们,我们求助了机场派出所,他们提供了一张农业银行卡,在派出所里我打电话让我爱人给转了2000元人民币后下午16点半左右回到合肥,带父亲去医院检查医生交待注意血压。
3月20日我去买了手机,补办了手机卡跟海外联系,外包人员的工资还没有发放,还有食堂里的三名厨师2-3月份工资还没有发放。
中航国际作为总包单位既然出面解决问题就应该彻底,不能简单粗暴,甚至侵犯人身,对国内同胞连起码的人道都没有,后续问题的彻底解决造成的后果中航国际应该承担责任。

非洲市场营销利器--非洲黄页隆重上线!入驻仅需188元,详情进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