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频道
非洲国家站点
登录/注册
国家首页 新闻资讯 政策法规 国情百科 海外生活 商贸信息 新人报到 网友交流 咨询求助  
查看: 723|回复: 0

[政策法规] 【行业研究】津巴布韦"两化"何去何从, 再摊上这样的事中...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788

帖子

1459

体力

1276

非币

非盟上校团长

Rank: 4

QQ

TA的圈子甘肃同乡会

TA的圈子刚果(金)华人联盟

TA的圈子非洲广东同乡会

发表于 2016-4-14 19: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报道,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近日对全国的外资企业下了一道“死命令”——要么按照该国本土化法律,4月1日前将至少51%的股份转给津巴布韦黑人公民,要么关门走人。津巴布韦本土化部长朱沃(PATRICK ZHUWAO)表示,内阁的做法是为了确保本土化法规得到贯彻,同时帮助改善津巴布韦黑人的经济状况。

当然,非洲国家实施本土化政策并非只有津巴布韦,南非早在1994年就实行了《黑人经济振兴法案》,通过了一系列措施要求外资企业股份的26%必须由南非本土人所有。随后,一些非洲国家如乌干达、赞比亚等都修改投资法,要求外资企业将一定的股份转让给本地人。只是津巴布韦的要求更高(51%的股份给津巴布韦本土人)、措施更粗暴了一些,所以引起的关注更大。

外资国有化的政策如果真被执行,当地中资企业将蒙受巨大损失,遇上这样的事情我们怎么办?



目录

一、外资企业本土化

二、钻石矿国有化

三、拍板的背后

四、中企莫抱侥幸心理

五、专业机构风控建议


一、外资企业本土化


3月23日,津巴布韦本土化部长朱沃(Patrick Zhuwao)宣布,此前一天津巴布韦内阁已全票通过决议,要求所有外资企业必须在3月31日前向津巴布韦投资管理局(ZIA)提交“本土化实施计划”,如果不能在30天宽限期内提交该计划,这些外资企业的营业执照将被“直接吊销”。


所谓“外资企业本土化”,指外商独资企业必须在规定期限内向津巴布韦黑人转让51%的股份,否则将会被定为“不合规”企业予以“整顿”。


对此国内一些评论称之为“打土豪、分田地”,而一些外国评论家则将之和2000年穆加贝强制推行、并导致其被欧美主要国家打入另册的“土改”(没收白人农场主土地强制性分配给退伍军人和黑人贫民,被没收的白人农场达6000个)联系起来。对于这项措施是否专门针对中国,以及中国是否最大受害者,各方也议论纷纷。


二、钻石矿国有化


2月22日,津巴布韦矿业部长沃尔特•奇达夸在首都哈拉雷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马兰吉和奇马尼马尼的钻石矿企均未能与政府续签开采证书,政府要求这些企业在90天内清理资产并从矿区撤出。


但是,“钻石矿国有化”和“外资企业本土化”,并不完全是一回事。


3月3日,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在自己生日之际接受国家电视台采访,公然宣布“我们从钻石产业获得的收益实在太少了”、“只有收归国有才符合津巴布韦利益”,此前(2月),矿业部长齐德哈克瓦(Walter Chidhakwa)曾表示,将在钻石矿开采和经营许可证到期后不再核发许可证。


如果说“打土豪”,对钻石矿的国有化可谓不折不扣,但只“打土豪”,不“分田地”(都收归国有了);而“外资企业本土化”如果仅就字面上理解,不过是绝大多数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投资法中普遍包含的“本国股本不得低于51%”的持股比例限制,并没有说要“没收”或“无偿征集”——当然,实际执行起来会怎样,就只能走着瞧了。


两家涉及的中资企业分别是中国安津投资有限公司(Anjin)和济南钻石矿业公司(Jinan),它们都是在2012年前后开始运营的,其中“安津”是中国安徽省外经建设有限公司和津巴布韦国有钻石公司合资,津方占股比51%,倘照“外资企业本土化”法规则并不会受波及,但2月22日津巴布韦政府就下令“停产”,3月初又不顾安津向法院申诉保全,表示将强制推行“国有化”。据消息称,由于效益不佳,两家中资企业实际上早在2014年7月即已暂停营运,并大量裁员。


三、拍板的背后


其实,对这两项政策不满的津巴布韦人并不少,他们在本国和外国媒体、网站和网络社交平台上纷纷斥责“罪魁祸首”朱沃,有人愤愤不平地指出,朱沃自己就有一半莫桑比克血统,一个本身就不够“本土化”的“本土化部部长”,有什么资格作出如此蛮横的重大政策决定?实际上,从朱沃的另一个身份——穆加贝的外甥这一点上不难发现,这件事真正的决策者,是年逾九旬的穆加贝。


之所以要这样做,则是鉴于津巴布韦严峻的经济和投资环境。


随着烟草和矿产品的购销两旺,2010年以后,津巴布韦逐渐从恐怖的通胀和经济危机中摆脱出来。在这“复苏5年”期间,穆加贝暂时搁置了一些激进的“改革措施”,转而实行较为宽松的外资管理方法,津巴布韦允许外币流通(当然,这主要因为津巴布韦元已成了废纸),允许外商独资控股,这些条件都是大部分非洲国家所不愿给予的,正因如此,尽管欧美大多数国家仍对津巴布韦侧目以视,但仍有许多外商踊跃来津投资,其中烟草加工、钻石矿和钴铁矿等是投资热点。


然而2015年起,随着大宗产品市场需求的减弱,津巴布韦经济命脉——烟草和矿业收益大减,需求的减少和津巴布韦赖账不还习惯,又令各路官方、民间外资始则望而生畏、继而敬而远之:2010-2013年,中国(27亿美元)还是津巴布韦最大海外投资国,远高于第二大海外投资国南非(2003-2013年10年间总计仅10亿美元),中国也一度是津巴布韦最大贸易伙伴,但2016年前两个月,这两项“第一”都被南非占据。津巴布韦政府1月初解释“外资本土化”政策时曾抱怨,去年津巴布韦全年仅吸引外资5.43亿美元,与之相比,同期南非和莫桑比克所吸引的外资分别高达120亿美元和50亿美元。去年底中方到访前后,津巴布韦政府要员也不止一次抱怨“中国朋友不像以前那样慷慨了”。


在穆加贝(或许还有朱沃)看来,既然“源头活水”少了,那么已经注入的就要尽可能“抓牢”,朱沃在谈及“外资本土化”必要性时曾声色俱厉地斥责“某些矿山的百般拖延”,而另一些高官则表示“如果外资继续外流我们就吃不消了”,这些都揭示了此次行动的真实动机——圈钱。


四、中企莫抱侥幸心理


有一点是几乎可以确定的,即使外界批评再多,本土化都将作为津巴布韦的一项既定国策继续推行下去。因此,外资企业最好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中国是津巴布韦的主要投资来源国之一,根据津巴布韦投资局(ZIA)核准的数字,2015年,津核准外商投资额(含合资企业)为31.63亿美元,中国是津巴布韦的第四大投资来源国,核准投资额约为1.89亿美元,前三分别是尼日利亚(12亿美元)、毛里求斯(8.3亿美元)和南非(7亿美元)。目前,中国对津巴布韦的投资主要于制造业(7454万美元)和采矿业(5759万美元)。这一点也从中国驻津大使馆经商参处公布的中资企业名录上得到了印证,不少中资企业投向了必须立即实施本土化的资源行业(例如从事矿业的多家公司),多家企业投向了只能由津国本地人投资的保留行业(例如从事农业和烟草业的多家公司),也有一些企业的投资可能属于可以在5年期限内逐步本土化的行业(例如从事水泥、自行车等行业的公司)。


在此之前,有部分中国投资的农业和制造业企业因属津重点引进项目,在设立之初津政府即已经给予其本土化豁免待遇。此外,也有不少中国企业在本土化政策出台伊始即很快完成了本土化要求。


对于部分中国企业提出的“津方合作伙伴没有资金能力购买51%的股份”的担忧,中国驻津巴布韦经商参赞李耀辉建议这些企业找专业的律师和会计师团队,维护好自身的合法权益。对于一些企业在当地寻找合作伙伴代持股份的尝试,李参赞认为这会大大增加企业的经营风险。


此外,津巴布韦还有一万左右的华人,主要从事批发零售、矿业和建筑行业。这其中,除了少数来津巴布韦时间较早、已经取得永居身份的华人不受本土化影响外,大部分华人多少会受到波及。不过,鉴于目前津巴布韦官方矛头大都指向大的矿企和银行,规模较小的私营企业并不十分担心。其中,一部分华人已经提交本土化计划并得到了通过。


尽管有成功案例,但鉴于股份转让的强制性、时限要求以及潜在受让主体的有限性,中资企业的中方股东在“非市场”的出售交易中处于明显劣势,相关股份的价值很可能被低估,甚至不能收回投资本金。因此,如果本土化法案被强力推行,中国投资者或将遭受严重损失。


五、专业机构风控建议


对于上述风险,承包商会iCover平台成员机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的专家提出如下几条风险管控建议:


1. 深入调研投资目的国在保护外商投资方面的法规


为了保护外商直接投资的合法权益,许多国家都通过宪法或外资立法的方式对国有化风险提供保证,明确规定只是在法律限定的条件下才实行征收或国有化,并给予补偿,以此来维护外商对东道国投资的安全,以利于吸引外资,发展本国经济。如印度宪法规定:“除非根据规定对取得资产给予赔偿外,对任何财产不得进行强制取得或征用。”埃塞俄比亚宪法规定:“除非基于政府根据特别征用法所定条件发布的命令,并通过司法程序协商,确定支付公正补偿,对任何人的财产不得进行剥夺。”墨西哥宪法规定:“除非为了公用并支付赔偿,不得征收私人财产。”阿根廷、马来西亚、菲律宾、南斯拉夫等国的宪法也明确规定,征收财产必须为了公共利益,通过法律手段和法定程序,并予以“公平”“公正”或“充分”补偿。


企业的境外投资活动前,要充分了解这些有利于外商投资的各类法规,为企业控制征收风险提供有力的支持。此外,企业还应关注外汇管理、行政许可、劳工制度等法规,做到守法经营和有法可依。


2. 跨国企业要时刻关注相关风险适时调整投资策略

作为跨国企业在进行境外投资过程中,要时刻关注目的国的潜在国家风险,在投资初期,除了要做好投资项目的经济可行性和技术可行性之外,要了解和调研母国及目的国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签署情况、母国投资保险政策情况、目的国的相关法律和政治环境等信息。投资前的风险调研,可以预先识别风险,防患于未然。在投资中后期,实时跟踪国有化风险、征收风险发生的可能性,适时调整投资策略,如通过采取合资公司的方式调整投资主体,降低母公司直接面对风险的可能性;通过改变投资对象,如从国有化风险高的资源类行业转投到国有化可能性小的行业,降低国有化风险的可能性;企业还可以属地化经营等方式来规避国有化风险。


这些投资经营策略的调整,是企业主动应对征收风险的有效手段。


3. 利用境外投资风险转移的有效手段

企业在进行海外项目投资过程中,除了要做好各类调查研究之外,应结合项目的具体情况制定风险控制方案。企业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灵活的经营方式,转移投资风险,如:


  • 控制生产和市场策略

  • 短期利润最大化策略

  • 分阶段撤资策略

  • 与当地投资者合作策略

  • 增加征收成本策略



4. 购买海外投资保险获得征收风险补偿

实践证明,降低征收风险损失的最有效手段是购买投资保险,投资保险可以对东道国的征收、国有化风险提供保险补偿。中国信保的海外投资保险承保的风险包括:


  • 汇兑限制

  • 征收

  • 战争及政治暴乱

  • 政府违约



(因篇幅所限,本文有所删改)


坦桑尼亚小美女清关,会讲斯瓦西里语,赞比亚LUSAKA散货拼箱喀麦隆Douala散货海运包税拼箱,微信gz18027235062. 国内电话:86-18027235062 (广州)
非洲市场营销利器--非洲黄页隆重上线!入驻仅需188元,详情进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